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点博客

躺着看天下,埋头写文章

 
 
 

日志

 
 

379回忆【吃地瓜】雨点原创  

2013-10-31 11:03: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地瓜,有地方叫红薯,有的地方叫白薯。我们山东莱州的家乡,就叫地瓜。地瓜不是中国原生态的东西,明中期引进,清初普及。地瓜现在有许多不同的吃法。但是在上世纪50年代最普遍的吃法就是煮着吃。其余如熬地瓜粥、烧地瓜等不是很多。烧地瓜废柴禾,主要是小孩偷地瓜以后的事情。

我的家乡是山东省掖县西由乡王贾村。这儿并不是地瓜产区,种植的庄稼主要是小麦和苞米。地瓜只是在河边的沙土地里种植,虽然不像‘东南山’那里,地瓜收获,磨盘掀掉。但自给自足还是可以的。

要收获地瓜,首先要选择地瓜种栽。主要在收地瓜的时候,选那些长得俊的地瓜,连蔓儿编成一累累保存在地瓜窖里。地瓜窖像挖井一样,挖一个井口大小的出口。到两米多深的时候再向四面挖成六七十公分高的横凹形。地瓜种栽就藏在里面。当然吃的地瓜也享受同样的待遇,用梯子上下。春暖花开的时候,把地瓜种拿出来,再筛选一边,然后立着簇拥着摆满一铺炕,盖上沙子浇水。待地瓜秧子半尺长的时候,就从地瓜母上就下来,移栽到地里。地瓜秧子很皮实,成活率很高。在管理上似乎还要翻秧,用棍子把地瓜秧从左翻到右,隔些日子再翻回去。

到起地瓜的时候,大人们还没动手,我们小孩子就捷足先登了、四五个人光着屁股,采取匍匐前进、声东击西的办法,偷十来斤地瓜,然后,在河堤的斜坡上开始烹制。分工合作。有的负责挖个口小肚大的坑,有的抡起棍子砸杨树上的枯枝当烧柴。之后,升火烧坑。烧得坑壁不敢用手摸、坑底只剩灰烬的时候,把地瓜装进去,上面盖上一层沙土,然后再烧。待火势减弱时,盖上枯枝、枯叶,用土封好,然后大家就到小河里摸鱼摸蟹逮王八。往往是一无所获。三个多钟头,扒开土坑,地瓜是温乎乎、软乎乎,干干净净,没一点儿糊嘎查。吃到嘴里,那滋味儿无法形容。

1956年有了高级社,我们学生也有机会参加收地瓜的劳动,大人用撅头刨,小孩和妇女捡到筐里堆成小堆。我最愿意干的就是摇削片机。一筐地瓜倒进上面带有斜坡的漏斗里。我就快速摇动手柄,雪白的地瓜片就随着啪啪啪的响声,喷落一地。削片机边削片边被拉着移动。瓜片一两个钟头,就被晒成地瓜干。

吃地瓜最难忘的是赶集的时候吃煮地瓜。上世纪五十年代初跟随父亲到西由和平里店赶集,卖煮地瓜的很多。一辆独轮车上放置平板,上面有一个柳编大笸箩。里面的地瓜都站立着,个头均匀,个个都有点微微糊疤,上面有一层琥玻色的糖稀铮明瓦亮。这样的地瓜是伍佰元一斤;个头大没有糖稀的红皮儿地瓜,二百元一斤。

1958年是个敢想敢干的年代,村里的宣传画上的地瓜很大,一个拖拉机就拉一个地瓜;一个地瓜两个老爷们儿拉大锯切割。曾经参观过青年团地瓜高产试验田。里面的地瓜长得疙疙瘩瘩、白不呲廖、圆咕隆咚,个头比两个篮球还大。据说很面。到了年底,村里的大食堂就只有煮地瓜、胡萝卜和玉米面糊糊了。一天三顿地瓜、和地瓜干,吃的够够的。

1960年逃避饥荒。举家北上呼伦贝尔大草原,继而又于1962年8月东移长白山林区。这两个地方都盛产土豆,不出地瓜。因此十几年里,吃地瓜竟然成了一种向往。直到1970年9月去北京上大学,向往才变成了现实。

北京据说是出产白薯的,但是北京大学以及所有的高校食堂都没有地瓜。在我看来,北大的伙食是天天过年。学生到北京的第一个月,让学生敞开肚皮吃。我一顿吃馒头四个、米饭六至八两。一个月后,根据学生的饭量核定学生的定量。我能吃,每月定量是40斤。清华大学一个来自扎赖诺尔煤矿姓孙的膀大腰圆井下装煤工,每月比我多20斤。学校按照定量,每月发给北京市粮票,一半面票,一半米票,学生再到食堂换取加了钱的等量的面食券和米食券。南方的学生喜欢吃米,北方的学生愿意吃面,学生可以自由的兑换。但也不全部都兑换。那时,北京大学食堂的食谱都是固定的:每周三、六中午吃饺子雷打不动。新年春节假日的大米饭是优质的天津小站米做得,做出来的大米饭是肉透透、绿莹莹,吃着特别香,北方的学生也非常喜欢吃。

大约是1972年国庆节以后,学校食堂在一天的中午,馒头、米饭换成了玉米面窝窝头和煮地瓜。地瓜黄皮黄瓤,个头很大,都被劈成半拉瓜,挺甜、挺好吃。下午全校师生在五四广场开大会。领导讲了为什么吃窝窝头和煮地瓜。最后,希望大家发扬共产主义风格,咬牙坚持最多两个月,以确保库区和郊区各县的贫下中农过年能够吃上大米白面。心想,两个月算什么,1958年年底和1959年一年我们都是以地瓜胡萝卜加麦麸子为生。实际没有吃那么长的时间。不到一个月,就恢复了天天大米白面的生活。 

改革开放以后,物资流通活跃。我们这个三十万人口的小城 ,就成了各个地方地瓜的市场。我曾经买过的地瓜,有来自黑龙江的,有来自蛟河白石山的、有来自辽宁瓦房店的,有来自山东临沂、济宁的。价格稳定在一元五上下,而且长年不断流。2013.10.24.

  评论这张
 
阅读(1203)| 评论(15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