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点博客

躺着看天下,埋头写文章

 
 
 

日志

 
 

335回忆【逃过两劫】(之一)雨点原创  

2013-05-16 20:45: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这里所说的“劫”,不是佛教中的劫。那里的劫是相当长的时间。据说,以800年为基础,每过一万年,加一年,一直叠加到1300多年为一小劫再以同样的速度跌减800年为一中劫;再返1300多年为一大劫。我幸运地逃过的劫难是指两件足以严重影响我的人生轨迹的危险的事。

第一劫是差点失去上大学的荣誉。1970年的8月中旬,我正在火车站扛松木竿装车,妹妹气喘吁吁地把一张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的录取通知书交给我。里面要求我必须于9月1日报到。那时,受一个典型好象叫杨水财“小车不倒只管推”的影响,我也是什么事都要办利索才心安理得。这也是我把“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作为座右铭的思想基础。因此录取书下来以后觉得距离9月1日还很远,我照样开展我安排好的训练工作。

去北京大学上学的事儿,从春天开始,一直到8月份,几经波折。虽然公社党委书记、军代表周复基告诉我,“敦化镇一万多青年,党委研究选中、上报的是你,你可不能不去啊!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他知道1967年四月我没有按照公社的通知去敦化赴汪清的社会主义教育工作队报到,而是去了新开岭林场抬木头。上大学我并没有太多的期盼。我一个小学六年级只念了18天,怎么可能适应北大这样高水平的大学。

果然,一个多月后,公社党委秘书何景晨告诉我,县革委会教育组研究,觉得你的学历太浅,担心州里不批准,白瞎名额,已经换了敦化一中高三毕业的邹乃新。希望我不要有什么思想负担,好好做事儿。我回答:“正好我还不咋愿意去,我没有啥想法,你看,这是我从县武装部领回来的炸药,准备搞民兵训练。我没有什么思想负担。”

8月16日,敦化镇教育办黑了吧唧的主任刘丕兴通知我:“明天上午,穿的利索点,县革委会领导要接见你们十个人!”接见我?为什么?我也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迹!第二天早上8时到县委小楼,在东头会议室开了欢送会。我看去的十个青年的肩上、腚上、肘头上、膝盖上、衣襟上,和我一样也是有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补丁。会前,说根据州革委会的通知;我们敦化县这次上清华大学是:窦万福、邢连山、范书东、费玉珍、于福龙等五人;上北京大学的是:周化琴、郝淑范、朴秀玉、桑国生、韩云秀等五人。十个人中,1964年高三毕业一人,1966年高三毕业三人,文科第一、一人,理科第一、一人;1966年高二的两人;1966年初三毕业的两人。1960年小学肄业一人,1963年小学毕业一人。

“ 我操,我不是拿下来,换上邹乃新了吗?咋还有呢?”我觉得很奇怪。1976年的7月下旬,我从吉林省委《新吉林》编辑室调回敦化安排在宣传部。当年到州里报材料的同事张秉玉解开了我心中谜团。(待续)2004.7.5。

  评论这张
 
阅读(335)| 评论(8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