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点博客

躺着看天下,埋头写文章

 
 
 

日志

 
 

333回忆【一件越想越后悔的事】雨点原创  

2013-05-10 21:50: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心中有一件越越刻骨铭心后悔不已的事情。每每想起来就有一种失之交臂的惋惜

      1966年的下半年。破四旧的风潮如火如荼,开始是明面的,6、7、8发展到到家里抄家找四旧,搞得人心惶惶。我们大队几乎所有的抄家活动,党支部都指派我带几个民兵持枪保护,防止出现红卫兵小将因抄出什么东西情绪激动而打死人的现象。

     一天晚上8时许,到民主四队姓庄的老人家里抄家。其实什么也没有抄到,只是有些前苏联56、57年的画报。和十几枚或方或圆的印章。老庄头是个非常和善的人,时年也就是60岁左右。他旧社会办过榨油的小工厂,那些印章就是小工厂用的;后来被定为小业主,也是属于控制的对象。到他家抄家,我有些与心不忍。他的闺女惠珍与我差不多同年,都是社教工作队培养的积极分子。她应当是个美女,长得很匀称,眼睛大而有神,性格文雅大方,很多青年都悄悄地掂念她。她上有俩哥,下有三个弟弟,现在都是局长和经济界的名人。她很配合抄家,主动把箱子打开等。红卫兵小将心有不甘,还是在那里翻箱倒柜,希望能够找到具有爆炸性的东西。

     老人乘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对我说:“我有罪,我还藏了一些四旧”。

“藏在家里吗”?我担心地问。

“不是,藏在自留地里”!我心里真的有点抱怨他。这种天知地知的事,自己知道就得了,你告诉我干什么?隔墙有耳,告诉我就增加危险。我要是隐瞒,连我也搭上了。我问他怎么办,他说交给我,并且提了一个条件,就是不能把他说出来。我不能不答应。于是商定:明天早上5时他领着我去取货。

    第二天一大早,他领我到他家的自留地里挖出两个水筒,说,四旧就在里边。我对他说你快回家吧我挑到我们三队队部去。乘没有人。我急切地打开纸包纸裹的东西,原来都是书。现在记得有《增广贤文》、三字经千字文《幼年故事琼林等。还有一套线装古书,不是13本就是15本。16开的大开本,雕版印刷,线装,书的黄色封面有两个大字:“秦律”,保持的非常完好。我打开第一本看,里边有我认识的字。第一条是“挖坟盗墓者斩!”其他的也没有标点符号,无心细看。我当时还真的私自留下了《幼年故事琼林等三本。因为我能看懂。至今还记得里边说老子为什么叫老子,是因为他在娘的肚子里赖了81年,一生下来就有很长的胡子。红卫兵小将果然问我这些东西是从那里搞到的。我回答是昨晚巡逻时在一个地边上检到的。我的红卫兵司令身份和态度决定了他们没有深追。后来听说他们回去就把那些书扔进大火里烧了。当时并不觉得太可惜,因为烧得东西太多了。戏剧演员的金翅金鳞的行头如龙袍、凤冠等烧得多了。

     随着知识的增加,感到当时把们交给红卫兵非常愚蠢。如果不交,没有人敢到我这个根红苗正的红卫兵司令家里来翻。那套书用雕版印刷,说明是毕升之前的宋版古书,是非常珍贵的文物。心里不觉产生负罪感。后来讲授中国法律思想史的时候,进一步了解到秦律竟是失传的古书,罪感更加深重。不管如何排解,那种铭心刻骨、失之交臂的后悔之仍然不能丢掉。郁闷之情常常折磨我。2004.7.9.

  评论这张
 
阅读(578)| 评论(10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