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点博客

躺着看天下,埋头写文章

 
 
 

日志

 
 

321故事【你吹气儿我捏眼儿】(二)雨点原创  

2013-03-28 21:57: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傍晚时分,在齐国都城临淄十字街上,两个孩子一惊一乍地高声喊道:“大家快来看啊俩老头喝酒掐起来了!”人们闻言,都纷纷涌向酒馆,看看究竟是什么人敢在都城耍酒疯,破坏社会治安。

到了一看,只见南郭先生一只手指着孩子一边点划,一边笑得弯腰起身;东郭先生趴在桌子上,不断地捶打桌子哈哈哈大笑

“去!去!净撒谎,哪儿打起来了?俩人不是好好的吗?”

“刚才我们亲眼所见!”

“也是我们亲耳所听啊!这俩老头儿怎么回事啊?准时有病。

东郭先生,望着地下已经七裂八半的竽说道:“怪可惜的,它跟了十几年啊!您咋也得留个念想啊!”

“既然我们要合作,就不能再用这破玩意儿!留着它影响俺的决心,岂不闹心。等会儿我看看的新乐器咱们先来议论议论刚才小孩子的话,挺有意思的。”南郭先生笑着提议。

“是有意思。人啊,往往不看全过程,仅看其一点就下结论,悲哀呀,悲哀。刚才,你要摔竽,我不让你摔,咱俩支支巴巴,吵吵把火的还真像是掐起来的样子。这说明,亲眼看到的未必是实,亲耳听到的也未必是真!”

 “老兄的话经典!来,咱们再走一个。”说完,俩人一仰脖,就听“咕咚”一声,两盅杜康就进了肚。”俩人抹了一下嘴唇,喊道:“痛快!太痛快了”!

东郭先生说道,今天我算长了见识,难怪古代的帝王、天子帽子上都有‘冕琉’真是聪明的举措。”

“这点儿我可是最清楚了。那‘冕琉’是用细小的玉石串起来的,十几串挂在王冠的前面,滴里当琅的,就是让君主看什么都漠漠糊糊不清楚”。

“清清楚楚不好吗?”

“你着什么急啊,听我慢慢给你讲啊!君主不仅有‘冕琉’而且衣服上还有耳簧!”

“何谓‘耳簧’?”

“就是衣服领子两肩靠耳朵的地方,竖立的两只像棉花球一样的东西,紧贴着君主的耳朵。”

“那帝王还能够听清楚话吗?”

“问得好啊!” ‘冕琉’和‘耳簧’就是要君主半明半聪,心存疑问。”

“嗷!我有些开窍了。就像刚才那俩孩子一样,帝王有时候也是注意其一点。仅凭这一点就决策,是不是就容易错误啊!?”

 “老弟,你太有才了!来!再走一个! 你想啊,帝王心里有疑问,就要向大臣们打听、询问。大臣们也是这个看到一点 那个看到一点。大家互相补充,帝王在心里互相印证,问题就比较全面了。按照全面的认识来决策,是不是会很中庸啊!”

“着啊,这是谁想出来的主意?”

“这我就不晓得了!我想啊,个姓左要是也这样,那该多好啊!”南郭先生担心自己下岗的事情,真的会被姓左的编个滥竽充数的故事传播。

“他的眼睛已经看不到了,以后能够兼听就行了”。东郭先生消息还是比较灵通。

 “小二哥,再来两壶!我们哥俩今天要喝个痛快!一定要喝透了!老兄,你在这候,我去取样东西,也顺便撒泡尿!”

不一会儿,东郭先生回来,手里拿着一根三尺有半长的竹管,上面有孔。

“这是何物?”南郭先生问道。

“这,就是长笛,民间早就开始用它了”。东郭先生说道:“现在民间的乐器多是丝竹管弦之声,好听着呢!那种盅、磬的打击乐器,敲出来的声音,缺乏悠扬之律,百姓欣赏不了。有了它,我们的合作才有希望。要是过去的竽,你吹,我要抱着你的头才能看到眼儿。我看不到眼儿怎么捏啊?有了这长笛,我俩横着吹,你箕坐于,我距坐于,我们俩并肩而坐,你吹我捏,岂不妙哉?!。”

 两个老酒友,一直喝到金乌西坠,晚霞滋扬,方摇摇晃晃 各自归家。

 

暮春初夏,蒙山上云雾缭绕,沂水流淌,两岸姹紫嫣红,鸟语花香。时值端午,踏青的男男女女,成对成双,好一派太平盛世的景象!

赵简子,趁与齐国盟会的机会,轻车简从,故地重游。见到一派安详的情景,心旷神怡。叹曰:“好山、好水好风光,惟树木寥寥,美中又缺”。不仅唏嘘一番。

突然,耳边响起悠扬的音乐之声。这种声音时而低沉呜咽,时而高亢绵长,悲戚沁人心魄,委婉荡人魂魄。不仅好奇,寻声而去。转过山峰,见一山坳有芳草地一方。贴山有石室小巧,炊烟袅袅。石室之右,有清潭一泊,潭周柳树几棵,柳枝随风摇曳。一块青石之上,端坐两人,一人吹笛,一人捏眼儿。只见两人随着韵律,整齐前倾后,又一起左摇右晃,一番陶醉的模样。再看那芳草地上,两只小狼,随着音乐,时而缓缓翻滚,时而慢慢跳跃,时而做奔跑状,时而摇摇摆摆,扭腰晃腚,十分俏皮可爱。周围,有十几只大狼,均是前距后蹲的姿势,随着小狼的表演而整齐地左顾右盼。

“难得啊难得。”他正要上前问候故人。就听两人歌声悠扬。

歌曰:

蒙山高兮,云做裳;

沂水长兮,波流淌

依山傍水兮,情奔放,

君子无求兮,狼狂。

心徜徉,情奔放,狼狂,

心同形熟兮,焉抢!

“好歌!好歌!好心情!好心性!”赵简子情不自禁的喝彩,把野狼吓得散到山上,将两只小狼驱赶回了石室旁的窝里。

东郭先生定一看,原来是赵国君主。急忙拉南郭先生要行跪拜之礼。简子急忙上前搀扶,作揖而见礼。简子赞道:“刚才见你二人一个吹笛,一个捏眼儿,能够配合的天衣无缝,真是奇妙得很啊!奇思妙想,真是奇思妙想啊!这奇思妙想你们是怎么想出来的呢?”

“一言难尽啊!”东郭先生就把遇到南郭先生下岗后,俩人决定各展优势,合作吹笛的前前后后,说了一遍。

赵简子听后还是不解。问道:“音律发于心,俩人何以能够如此一致?”

东郭先生说道:“刚开始是不中!他左我右,我前他后,总是弄不到一块堆去。幸亏南郭先生懂音律,于是我们从学习研究乐理开始。南郭先生说:“这音律中的宫、商、角、徵、羽五音,分别对应了人世间的君、臣、民、事、物,因此和谐才好听受听。不然,就是噪音。为了配合得当,把五音用工尺标出,还用点、横、勾等符号,标明音高音底,音长音短。我们把它们画在木版上,对照反复练习。熟能生巧,经过近一年的合作,逐步整齐合一,就如同一人奏一样了。”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真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啊!太不容易了!南郭先生不愧在宫廷乐队待过,对乐理的理解和阐述发人深省。但是,你们沉迷于音乐,何以为生呢?”

“蒙陛下前次赠百金,足够十户百口富裕家庭生活年有余。我们在音乐中流连忘返,日子虽然清贫,但其乐无穷。因此余金尚可维持十年之久。”东郭先生不无自豪地说道。

 “君子!真是难得的君子!你们的合作,成果显著,如果能到闹市表演与狼共舞,怕是日进斗金也挡不住啊!”

陛下,音乐心感自然天地之造化,才清醇感人,如果用来刻意取金,怕是要走形,歪曲和亵渎了它啊!”

善哉!善举莫过于心有所秉持。希望你们好之为之。这样吧,回去我下人送你们百金资助,希望你们善之又善,不可停步不前。”

 “谢陛下,我们现在已经能够吹奏包括《高山流水》等十几首曲子。比七弦瑶琴更有不同”。

“哎!我听说瑶琴只有五根弦,何来七弦”?赵简子提出了疑问。

“陛下说得是上古之琴,确系五弦。后来周文王姬昌增一‘文弦’,周武王姬发又增一‘武弦’,因而变成七弦。我们不会效法伯牙摔琴谢子羽的愚蠢做法,我们所求,惟有音乐能够与境俱谐,与时俱化而已。”南郭先生做了解释。

“理想高远,理想高远!不知你们的子女有否继承你们志向的打算?”

东郭先生回答:“这我根本不去考虑!年轻人事情由他们自己做主吧南郭先生补充道:“能够创造一出千古绝唱,亦幸甚,为人一遭,足矣!”2005年7.2.

  评论这张
 
阅读(311)| 评论(8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