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点博客

躺着看天下,埋头写文章

 
 
 

日志

 
 

076 【寒山寺夜半钟声析】(二)雨点原创  

2012-10-13 16:5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笔者根据实际经验和常识判断,张继的“夜半”不是半夜的意思。应当是一句艺术性的夸张拿不准的猜测,理由有两点:

     一、张诗首句的“月落乌啼霜满天”,蕴涵着他听到钟声的时间。 

     先分析月落。月落,不用说是指月亮落下或者暗淡无光的意思,因为月西日东、同悬于空的情景是也存在的。然而,月之落与日之升的时间并非恒定不变,每天都不一样。上半月与下半月月落的时间就不一样。上弦月如初一到初五的月亮,怕是连初更末都撑不到就“落了”。所以,有时人们可以看到“玉兔”与“金乌”东西遥遥相对,同悬于空。那么,某一天月落的时间可能在子时;有时,“金鸟”已坠,“玉兔”则正明,某一天月落的时间可能是时。

      张诗中的“月落”于何时呢?我们来分析一下“乌啼”,或许会得到一些启示。

     前面已经说过,张诗中的“乌啼”不是指山名,而是指“鸟鸣”。鸟之鸣如人之语,交流、吵架、求食、求偶也。鸟栖于林,在林中啼叫这应当是不言而喻的。张继听到的鸟啼,相必不是他随身携带的笼中之鸟发出的啼叫。那么,林中之鸟究竟在什么时间“鸣”呢?

     常识告诉我们:除了猫头鹰等少数在夜间活动的鸟在夜间鸣叫以外,一般的鸟在没有受到惊吓的正常情况下,是不鸣的。难道是张继浪漫地把猫头鹰的鸣叫称作“鸟啼”,但是无论如何猫头鹰也不可能正好鸣叫于“半夜”。所以,问题并没有解决。

     我曾经在1967年的深秋季节,独自一人在子夜时分于本市大蒲柴河镇浪柴河村以西广袤的森林中穿行了10公里。由于有点害怕,希望听到鸟叫唤。可在近两个小时里,只听虫鸣,没闻鸟啼。可见,鸟不啼于夜而鸣于晨是自然天赋。公鸡在晨时打鸣,应当可为佐证。由此可见,张继所见的“月落”,所闻的“乌啼”均应在晨时,即在丑、寅之间

“霜满天”也足以说明这个问题。何为霜?汽凝为雾,雾凝为露,露结为霜。北方有霜多在仲秋和暮春。象姑苏地方,有霜的季节应在冬和初春。这一时期,昼热夜凉,夜间大地释放水蒸汽,汽被冷空气压迫而为雾,雾团团然翻腾,就是冲不破冷空气的屏障,反而被越来越厚的冷空气压往地面,无奈附于物而成露,露在零度以下就结为霜。

1958年在山东莱州三山岛镇参加防霜的人民战争点燃预先准备好的柴草,都是在下半夜2时至5时这个时间。因为霜一般成于晨,即3时到5时之间。可见,张继听到钟声,耳闻鸟啼,眼观白霜,应是在晨曦将出的破晓时分,而不是在半夜。此时,携天地之灵气、精灵的鸟儿,在天然生物钟的作用下先后啼叫;寺院的钟声响起,呼唤僧人开始早课。这完全是新的一天行将开始的景象。可他为什么非说“夜半”呢?从张诗的第二句大概可以发现一点儿倪端。

     二、“江枫渔火对愁眠”。这里讲得情况应当是张继听到钟声、闻到“乌啼”,看到白霜之前的心理状态。满江(实际并非是江,而是大运河。这也证明张继对姑苏的陌生)鱼船上的灯火,倒影在江中摇曳如枫如此美景他无心欣赏,因为他愁。愁什么呢?鬼晓得。张继是“开元”进士,曾做过盐铁判官,不是官场失势,就是商场失意,或者是情场失恋反正他是怀着愁伥早早地睡下了。心里有愁事儿,自然就睡不香,睡不沉,免不了转辗反侧翻“烧饼”。究竟翻了多长时间?无人知晓。

     当寒山寺的钟声响起的时候,大概天色还处在黎明前的黑暗。张继没有钟表可看,不大可能在天色灰暗的情况下判断出那么准确的时间的。尤其是“乌啼”声声告戒他,现在的时间大概已经过了子时。于是,就在成诗之时,在诗中用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夜半”的时间概念。

     总而言之,张继当时听到的寒山寺的钟声,应当是“晨钟”,而不是子夜钟声。文学作品少不了浪漫、虚拟、夸张和技巧,以张诗中“夜半”来证明寒山寺“半夜敲钟”,无疑是混淆了文学作品与日记的区别,类似于在北京地区寻找“席那么大的雪片”来验正“燕山雪片大于席”诗句的真实性也有背于“晨钟暮鼓”的传统认识。当然,传统认识不一定就是真理,因为人家寒山寺的和尚们可能对“晨钟暮鼓”的传统进行改革创新哩。

      佛教自东汉传入我国以来,到隋、唐时大体已经基本完成了中国化的转变。主要的标志是佛教的八大宗派都在这一时期形成并完善。武则天时期我国僧人慧能和尚发展了达摩的“禅定”理论,成为佛教“禅宗”派的主要代表。他所阐述的佛教义理被称为《坛经》载入了佛教“三藏”中的经藏。圣人之言谓之经,贤人之言谓之论、仪轨谓之律。“三藏”之谓:经藏、论藏、律藏也!这品唯一由中国人创立的“经”,揉进了儒、道思想,因此倍受欢迎,在中国流传范围最广,时间最长,影响最大,至今依然,被毛泽东誉为“劳动人民的佛经”。在隋唐时期佛教改革的潮流是内容的中国化、多样化,而在承传的形式上则趋同化。比如:阿弥陀佛,原本是佛教净土宗的修行法门,后来成了所有派别的法门。在这样的形势下,别人在那里忙着教义的中国化,忙着建立自己所特有的派别,以求得佛教教坛上能占有一席有影响的地位,而寒山寺的和尚们竟舍本求末,不务正事地改“晨钟”为“夜钟”。这可能吗?这样的“反潮流”精神,究竟是何意?是为了以此来一鸣惊人?又是一个大可让人产生疑问的问题。

      可惜的是没有去过姑苏,不能亲耳聆听寒山寺半夜钟声的魅力。听到了半夜的钟声,是否就可以证明历史上寒山寺都是半夜敲钟呢?不能!现在为了旅游,不管是哪个方面都会无所不用其极的。从另一个方面考虑,现在半夜敲钟,周围的老百姓还睡不睡觉了!因此也可能禁止敲钟了,因为影响了民生嘛!

     所有大的佛教寺院,确实有半夜敲钟的规定。即在辞旧迎新的农历新年的子夜鸣钟,而且是鸣108响,最后一响,恰好落在新旧交替之际。难道张继是在腊月三十那天到的姑苏?这实际也不可能,因为此日他看不到“月落”。

     或许,张继的诗不是写得什么自然景观,而是他自己心情的写照。比如他来姑苏会心仪的情人,情人已经归属了他人,于是心如霜打,天昏地暗、思谋寒山寺出家。这样的情景与《枫桥夜泊》的内涵意义,倒也是符合。谁知道呢?一切均有可能。2005.7。

  

  评论这张
 
阅读(491)| 评论(6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