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点博客

躺着看天下,埋头写文章

 
 
 

日志

 
 

062回忆【大干社会主义还是劳民伤财?】(之三)雨点原创  

2012-08-12 17:24: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冰化雪消,那个因为有人在村里放炮崩死一个九岁的独生子的事儿,在家里窝囊了四十多天的袖珍队长找到我说:“今年,公社和大队要求玉米一色种杂交品种。咱队,别说是杂交,啥交也没有啊。咋办呢?愁死了。”

“需要多少?我回那丹伯公社二道河大队去掏腾点儿。”

“千八百斤的足够。”
    “那你们就准备150块钱吧。我尽量以一毛五一斤的价格买下来。”

在二道河大队见了支部书记陈友,说明来意。书记一口答应,五个生产队,毎队300斤,找两个经心的妇女搓棒子,保证质量,装好麻袋,听通知送到大队。我说:“那儿土地没有咱这肥沃,最好是吉双八十三品种,英粒子怕长不好。”

书记说“没问题。你比在这儿的时候好像瘦了不少。”

“那儿穷得巴巴的,不敢放开量吃啊。”我回答道。陈书记说“你在这儿多待些日子,我打电话,让大队的胶轮拖拉机回来一趟,苞米种子给你送到家。”

“我可没带钱啊,到地方再给吧。”

“你来了,还要什么钱啊?种子我们免费赠送。在吉林市革命大车店你给死了的一队队长刘生穿衣服和往回拉尸体以及下葬的建议,给大队省了多少钱啊。当天午间和晚饭都在陈友家吃饺子喝烧酒。接下来的四天在住在二队的大队长刘文山、会计关禄森、出纳佘荣,每家吃一天,基本是鸡鸭烧酒不断。我说“你们也太破费了”。这些共同经历了“惊心动魄50小时”的干部异口同声表达了一个意思。“你来,吃什么我们都舍得,小呼和老林来了,就得吃派饭”。我对这里的感情很深。

1990年,我担任了家乡市文化局长,带着“日本驴”走访吉林省戏剧学校为我们培养的学生时,在晚上8点多又一次拐弯儿来到二道河大队,心理上有种回家的感觉。变化比较明显的是新盖了一栋砖瓦房。其中东边两间是大队办公室。在一铺炕上一起住了半年看屋子的老头依然很热情,要去找正在各个小队防地震的村干部。我说“不必不必。我就是顺路来看看,别耽误他们的正事儿,也是为了让司机能安稳地睡一觉。我们是从前郭和农安过来的。”于是,老头拿出新被褥铺在炕上。我俩睡到凌晨三点就悄然离开。

 回到三里八队,同屋住了四五个月的三个姑娘,明天就要回家了。我问“你们的工程干完了?”

“完啥呀。八里地的新河道。才干了不到一里。我们的乡长书记急眼了,把全乡的硝酸铵化肥拉到工地,一米远一袋,放炮炸出一条小沟,明天就回去种地”。

  晚上,我每人送了我们《新吉林》刊物的两个笔记本。上面写了几句祝进步、幸福之类的字儿。他们仨非常高兴。大个子闺女还悄悄地邀请我去她家一趟。

“我去做什么?”

“劝劝俺爹俺娘,他们对我与同学谈对象有些不太赞成。”
     “我去说了能当事儿?”

“俺爹俺娘都是老实巴交的,最听干部的话,你是省里的大干部,他们一定会听。”

“好吧,我去,你给我画个详细的图。于是,她画了在那儿过河,在那个路口北拐,路口的杨树长相,爬五里路的山坡,路左侧有座爬爬房就是她家。

 我在七队和八队两天完成了回收社自留地超面积的紧急任务,第三天上午处理了一头病死的牛,下午到大队理了个发,刮了刮胡子,回到房东家,穿上我的藏蓝色制服,照照镜子,发现与省里的大干部模样相比,就差一幅眼镜和一双皮鞋。

  第四天清早,我按图索骥,在上午八点多钟直接走进了高个闺女家。老两口见了我,扎撒着手,很拘束地说:“这闺女、这闺女......还麻烦你跑一趟。我们同意、同意了。昨天已经过小礼了,那孩子和俺闺女挺般配的,人也齐整、仁义,我们满意,很满意。先前俺们有点反对,主要是家里穷,想用闺女给她哥换房媳妇儿。这回也不用换了,听说那孩子的姐看中了俺儿子。虽然比俺儿子大三岁,俺们农村有话:‘女大三、抱金砖’,人也壮实挺俊,能干活挣分。这会儿俺们心里很滋润”。

‘省里的大干部’,没有‘开枪’就胜利了。该我说话了:“我与你们的闺女她们三个伙伴儿,在房东家住了差不多半年,她仨都是很好的闺女,尤其是你的闺女,白白净净、稳稳当当,一点也不张扬,是您二老教育影响的好啊。我写个稿,登报表扬、表扬你们”

“可别、可别,丢死人了。”老两口摇着手急促地说道。

“像你们这么开明的父母可是不多啊,你们顺应了儿女的心思,将来,闺女、女婿,儿子、媳妇儿也会好好孝顺你们的。”我顺便给老两口戴了戴高帽。然后,就准备往回走。老两口非要留吃饭。还说“连口茶水也没有喝”。

    “现在刚九点,吃啥饭啊。我每天都是喝凉水,你闺女知道。”于是从水缸里舀了半瓢凉水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光。忽然就有些后悔:如此牛饮,也不像省里大干部啊。对闺女说“你们这疙瘩的水,比靠山屯的水甜”。说完就离开了她家(待续)2006.7.22.

     

  评论这张
 
阅读(351)| 评论(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