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点博客

躺着看天下,埋头写文章

 
 
 

日志

 
 

045回忆《我与酒》之【四人喝了七斤半白酒】雨点原创  

2012-05-25 09:19: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汉时期,汉武帝的大臣东方朔说过,喝酒的氛围比较轻松,细品慢酌,进度随意,那就喝多而不醉。这一点我1983年秋天在农村的一次喝酒。就有非常深刻的体会。

1983年我还在被人喻为“清水衙门”的宣传部工作,参加喝酒的机会极少,而且刚刚提了个副科,还没有经过酒场的严格考验。每次喝酒,山楂酒充其量能喝一小瓶,约350克,白酒顶多三两就醉了。就是这样的酒量,在农村的一次气氛相当轻松的喝酒过程中,竟然喝出了史无前例的水平,而且虽然身体摇晃,但心里清楚,也不难受。

秋收季节的一天,县委秦书记在早晨上班的时候,喊住了我。说本市青沟子乡新丰村,38年人口只增加了两个。“你去看看,是什么原因,他们对计划生育政策有什么要求?”我说:“那是个朝鲜族村社,我的朝鲜语就会两句骂人的话,还不如蒙古语还懂得10几句。”书记说:“去吧,没事儿,那里的干部、群众汉语说得都很流利,而且,只要有汉族在场,人家就说汉语。”

第二天上午,我坐公共汽车先到乡里通知乡书记一声,然后步行不到10公里,于10点左右到了只有4、50户的新丰村。村书记和村委会主任都在。我想赶快调查,争取能赶上下午返回敦化的汽车。书记回答我村里群众对计划生育为什么那么自觉的问题时说:“我们这个村群众的文化水平高,各家的老爷们儿、老娘们儿,基本上是高中毕业,还有几个是大专文化,很讲究家庭和个人的生活享受,所以,全村生两个孩子的多,生三个孩子的仅有三户或者是四户。”我要求找10多个不同年龄段的群众座谈座谈。村委会主任就领着我到各户去座谈。当时正值秋收割庄家的时候。这个村的种植情况与一般的汉族差不多,玉米、大豆、水稻都有一点。正好中午,都从地里回家吃饭,因此座谈的速度很快,一个多小时就完成了。

所得出的结论,与书记讲得情况一致。因为在延边自治州的计划生育政策规定中,朝鲜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允许生两胎;两个都是女孩子的还可以生三胎。所到的11个家庭中,有七户两口子都是高中文化水平。有两户的男人是大专文化。有7 户家庭有两个孩子,有两户一个孩子,有一户三个闺女。我也确实问过:“国家对朝鲜族生孩子前几年没有 限制,你们咋就不多生呢?”回答的话有所不同,但是意思一样:孩子多,影响个人的生活水平。

回到村委会,我就征求对县里计划生育政策有什么意见。主任打开一个小仓房,指着里面快塞满了的奖状说:县里开会年年发这玩意儿,我们都快没地方放了!

“你们的意见发什么好呢?”

“钱!三百块钱就很好。”

“三百块钱全村咋分?”

“还分什么?买两条狗杀了,慰劳、慰劳那些育龄的老娘们,不比发奖状实惠?”

“这主意好回去一定反映上去!”

下午两点半开始喝酒。共计四人:书记、主任、我和一中学的校长。就喝农村的小烧酒,50多度。在朝鲜族家吃饭,下酒的菜很有特点。干烹小鲫鱼、油爆半干的小泥鳅、各种朝鲜族的咸菜和狗肉。四个人虽然是随意喝,但基本上是均喝均添。除我一人是汉族以外,其他三人都是朝鲜族。我们从下午近三点开始喝酒,一直喝到晚上九点多,四个人喝了七斤半白酒。起身的时候有点摇晃,但是都没有醉。就在喝酒的这个屋子里住下了。朝鲜族的房子,炕非常大,地非常小,门也格外多,白天是一间很大的屋子,晚间,拉门就把一铺大炕拉成了三到四个房间,所以住宿非常方便。

县委书记说得不错,在喝酒的时候,这三个朝鲜族,一句朝鲜族语言也没有说。因此酒席上说得话,我都懂。前一个多小时,唠嗑的主题是赞扬三中全会和中国的改革;个小时后,大侃国际形势;个小时后,就议论朝鲜和南朝鲜的事情(那时称韩国的标准称呼就是南朝鲜)而且逐渐地从各个方面集中到领导人的身上。我是没有什么唠嗑的材料只有出耳朵听的份,而且对南朝鲜的领导人就知道个全斗唤和卢泰愚,基本上没有什么特别印象。他们可是不同。对朝鲜的领导极尽诅咒漫骂之语,最经典的一句是:“谁谁谁不死朝鲜没个好”!我们敦化的朝鲜族,不少是文革开始后从图们、龙井、和龙等地强制迁徙过来的出生在南朝鲜和南朝鲜有亲戚的。这三个人估计也是这种情况,因而对南朝鲜的几个领导不仅熟悉,而且赞扬有加。现在记得有两件事情:

第一是称呼全斗唤是朝鲜民族的伟大领袖。他们三人观点一致,情绪很激动、三番五次地说:“全斗唤才是我们朝鲜族的灵魂”、“是我们朝鲜族的英明领袖”,并举杯说些“祝什么万寿无疆、永远健康之类的”的“文革”语言。我说“你们他妈的可都是中国人啊”。仨人一听,大笑说:“对!对!对!我们是中国朝鲜族,管他那么多事情干嘛?喝酒、喝酒!”

第二是说卢泰愚的祖先可能是山东梁山好汉卢俊义。当时也没有说得很具体。2005年我看到北京大学东方语言学院出的一个介绍中、韩文化联系的专刊,上面介绍了卢泰愚。说他担任总统时,就委托中国大使馆了解山东梁山卢家庄的信息,总统卸任后立刻跑到山东梁山卢家庄认亲戚去了(今年,看到一个网友的一篇文图,说的是姜子牙后人的事儿。说姜子牙的后代以官、以地为姓的大约有十几个。其中就有卢姓。还有几幅卢泰愚跪地谒拜祖宗的照片。原来卢泰愚是姜尚的后裔)说明当时那仨朝鲜族哥们儿说得话还是很有依据的。这次酒喝得多,还没有醉,是我喝酒历史上少有的几次中的最爽的一次。2007.7.


  评论这张
 
阅读(292)| 评论(9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