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点博客

躺着看天下,埋头写文章

 
 
 

日志

 
 

025 回忆 【我和老外】雨点原创  

2012-03-01 21:56: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虽然个头不高,不修边幅,极其贫下中农。但如同狗尿苔长在金銮殿上,借职务之光,在我七年的县文化部门负责人的生涯中,接待了十几个国人。与外国人打交道,应该算是“外交活动”吧。我的“外交”的领域主要是文物考古。其中有三个人印象深刻。

     第一个是名叫傅马瑞的德国人。时年28岁,是个女的,身高大约有1.90米,脸稍瘦而白皙。当时两德尚未统一,她是从联邦德国来。她说她“中文毕业于辽宁大学中文系”。中文、汉语说得很流利,是研究中国长白山地区民俗语言的专家。她的博士论文答辩,在德国没有专家在法国巴黎大学答辩通过的。她当时虽然没有结婚,但是有男朋友,俩人分工,男的主要搞中国大兴安岭地区的民俗语言。她来敦化是采访我市满族民俗专家李果均。给我印象深刻的有三件事情。

一是自觉性高、不耍赖。她非常了解当时东北民间喝酒的规矩,就是鱼头对着谁,谁就要喝。一次吃饭,上菜的鱼头真就对着她。没有人督促,自己站起来说:“鱼头对着我,我得喝一杯!”说完端起酒一饮而尽。然后怎么劝也不再喝了。

二是非常好学。一次吃饭时问东北的地方疙瘩话,都知道是什么意思。我说,“我说一个看你听说过没有?一轱辘儿是啥意思?”她马上掏小本和笔,问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之所以提出这个问题,是一年的夏天,州文化局演出公司张进勇要我陪同海军政治部退休的郭主任夫妇游渤海山庄。我们乘坐小木船从牡丹江南岸到北岸。在上坡的时候,郭主任问我:“还有多远”?我随口答道:“还有‘一轱辘儿’”!老两口听了不断地嘀咕“一轱辘儿?一轱辘儿?”问我:“一轱辘儿是什么意思?有多远”。我寻思了一会儿回答:“轱辘,是大车的轮子,名词。但加上‘一’就成为量词。用于形容距离,大概是指车轮转一圈,是很短的一段路的意思;用于数量概念,就是一的意思,比如一段木头、段葱等。”对此,郭主任点点头。 我把这个意思又说给了傅马瑞女士。她如获宝贝,非常认真地记在她的小本本里,还不断地感谢我。其实我还能说几个,如“逼嗤”、“拧岔”。但虽然意思明白,字儿写不准,就没敢说

三是自立自强的精神非常坚定。她说回去要打工赚钱继续学业。有人问:“你们家生活不富裕吗?”她回答,我和我男朋友的父母和亲戚都是资本家,非常有钱。但是我们不依靠他们,要靠自己。她说她可以熟练地说八国语言。我惊讶地说“你应该到外交部工作。”她回答说“外交部倒是十分希望我去,可是,我不去!”“为什么?”不但我不理解,在坐的中国人都不理解。她的答案是:“外交部是国家的行政机关,工作人员都是国家公务员。公务员工作的时候,必须代表政府的立场,没有个人的自由说些代表政府立场自己并不赞成的话。我也不愿意说我不赞成的话我不愿意失去个人自由,所以我就不愿意去工作。”在与她接触的几天里,她还解释了为什么奔驰汽车很贵的原因,大体是许多部件都是人工制作的;还对传说“德国人家家都有啤酒的管道,喝啤酒就象是喝自来水”说,这是不确实的等等。

第二个人叫小野木子,时年30岁,因为嫁给一个叫宫本的男人,又叫宫本子,是北京大学研究生,身材非常矮小,大概只有1.55米。她给我的印象是很有礼貌。初次见面,总是鞠90度躬,嘴里不断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日本给中国造成过灾难,我陪罪”。尽管我们屡次说“这与你没关系”,但是每次见到新人都是这套程序,很虔诚。再是她很给人以面子。她刚到的时候,不吃蚕蛹。经过我的三寸不烂之舌劝说,终于偿了一颗这家伙,吃上了瘾,两盘子不够。

这个小女子非常热爱中国的文物和考古。有一年我去北京大学,去他们研究生宿舍看望她。宿舍在北大勺园。这里过去是一片稻田,下雨天我们曾经在这里逮过好几洗脸盆鲫鱼,都是从未名湖里逃出来的;拿到校门口的长征饭店花两块钱加工解馋。宿舍有专门的保安站岗。他们没有要求,没有通报,就大摇大摆地径直闯进了403室。屋里两个东德的留学生非常有礼貌地告诉我“小野木子参加四川考古挖掘去了!”她回国以后,逢新年春节还给我寄过明信片。

    第三个人叫简木善,是美国人,是随同美国总统尼可松访华时候的加里佛尼亚东方语言大学的专家,研究中国的渤海历史,时年53岁。个子不算高,绝对很白,一头银发。实际他的名字是杰木森,因为娶了北京大学年轻的英语专业的研究生为妻而按照谐音取的中文名字。年轻的研究生时年30岁,是50年代我国《血衣》的著名画家的闺女,是我们山东掖县人。我的老家也是掖县。于是,我就开玩笑地称简木善为我们掖县的姑爷子,每次我俩都喝得醉熏熏的。

    老简很开放。他说他的家庭是国际家庭。她原来的夫人是韩国人,他的大闺女嫁给以色列人,大儿子娶得是巴勒斯坦人。他汉语说得嘎嘎准,所以交流不需要翻译。他来到我们敦化,是由当时吉林省渤海历史研究专家王承礼先生和曾经是吉林省委常委、宣传部长的李亚泉女士陪同前来的。我们一起在敦化六顶山渤海古墓群贞惠公主墓前乱侃。王先生很虔诚也很认真地双手合十,嘴里祷告道:“公主奶奶,你的孝子贤孙王承礼带领你孙媳妇李亚泉和美国专家简木善夫妇前来拜谒”。李亚泉说,“我怎么成了贞惠的孙媳妇了?”大家一阵大笑。在渤海国“树壁自固”的东牟山遗址,(中国公布的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老简高兴起来,也没有人提议,就高声唱起了每个50年代末的中国人都会唱但是又都唱不全的歌:《听话要听党的话》。声音很醇,很有穿透力,他唱得很忘情,全部歌词都唱了出来。他还唱了一首《社会主义好》的歌曲唱到“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的时候,还十分幽默地跑了几步,做了个摇尾巴的姿势,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在回来的车上,他拍着我已经鼓起的肚子说,“你的生活不错啊”。我回答:“这就是三中全会的伟大成果!三中全会前,我很瘦”。他说“对极了,我老婆就是社会主义的伟大成果!”。我们去镜泊湖看瀑布,当时的瀑布因为水小而干涸。他坐在瀑布流水的地方照了像。我问:“怎么题词?”,他头一歪,幽默地回答“写四个字:瀑布遗址”!不亏是搞考古的,什么都能够与专业挂上钩。我对他有一点印象深刻,就是他说:“渤海是中国的渤海;中国的大学为什么不设渤海的历史课?关于渤海的历史书籍,中国也太少,不如韩国和苏联多。”这恰恰说中了中国研究渤海历史的弱点。

    分别的时候,我们文物所长刘忠义送一幅自己画得国画,意境是“独钓寒江雪”,他很喜欢,送了我和文物所长每人两瓶汾酒。回美国后,新年春节还寄个自制的贺年片。2003.9.2.

  评论这张
 
阅读(668)| 评论(1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