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点博客

躺着看天下,埋头写文章

 
 
 

日志

 
 

028小说 爱情系列之【换心与换妻】(三)雨点原创  

2012-03-15 22:09: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曙光初染,天始明亮,扁鹊守护,鹊下厨房。

     当日在柳梢的时候,喜鹊提着食盒来到病房。扁鹊迈步出门,去找两个姑娘。刚出门口,只见金、银两雀手提几只鼠狼笑嘻嘻的从房后出来。金雀说“阿爹,我们不放心刚补上的窟窿,去看看就发现地下躺着这几只鼠狼。它们没死,只是啃了我们用阿爹盛迷药的大爵取水和的泥,就被迷倒,阿爹的迷药真厉害啊,怎么打发它们?!”扁鹊爱怜地看了两个宝贝一眼说道:“不在通风的地方,屋里那俩醒来它们也不一定能醒来。它们已经对手术无害了。把它们置于通风之处放生吧!你们记住,今后遇到今晚我们绝杀的这类山牲口,只要无害于我们,我们都不必置它们于死,躲避或者赶跑也就是了”!

    “谨遵父命”!

      第四天一大清早,扁鹊吩咐喜鹊,午间多准备些菜肴,为公扈、齐婴送行。吃过早餐,扁鹊拿着喜鹊浆洗好的衣裳去了病房,替下金雀和银雀。日上五杆,公扈、齐婴两人先后睁开眼睛,晃晃脑袋,坐了起来。只见各自胸前有一条粉红色线痕,知道心脏已经互换。扁鹊说:“穿好衣裳,活动活动,感受感受”。

     公扈快速蹦高,齐婴原地奔跑,就听腚后响屁不断叮当。扁鹊言道“积气泄、上下通也!”一刻时分,停下,只微微气喘。公扈说:“胸闷憋气已经不再!”齐婴说“心悸烦躁再也不来!”扁鹊说道“恭喜二位一步走上康庄大路!”三人仰天大笑。二人对扁鹊纳头拜谢。午间三人喝酒吃肉,互相庆贺。扁鹊嘱咐道“五天内不可饱食,不可骤然发力”。饭后又喝茶半个时辰,俩人告别扁鹊。

      回到逆旅找来账房结账。账房曰:“扁鹊已结!”俩人唏嘘不已。公扈说现在咱俩是:我非我实我!心非我心实我心!真是好奇怪哦!两人分别,齐婴未往北而南;公扈未往南而北。

     太阳还有一竿子高,齐婴走进公扈家,啥啥都是那么熟悉。公扈的娘子麻雀尚未归来。齐婴记起公扈走时打算而犹豫没有做的活计,就有条不紊地干起来。一件件做的十分熨帖。金乌落山,天色蒙蒙。齐婴听到院外传来几个女人的说笑声,急忙迎到大门口。只见三个女人挑着菽粟进了院子。上前接过左面女子的担子说道“娘子辛苦了!”麻雀温柔地瞪了‘公扈’一眼,急忙与山雀、黑雀告别,说“明儿个提早半个时辰,还是咱仨结伴儿干活”“好好好,听你的”。麻雀一边弹了弹身上的灰尘、一边往屋里走 ,一边对‘公扈’说“这回看病,咋有十来天呢”?

     ‘公扈’回答道:“这次扁鹊先生给我祛除病根,所以用时就长!怎么?想我了吧?”

     “臭美吧!你不回来,俺就再找一个!惦记俺的人多着哩”!麻雀看到拾掇的院落整洁干净,不仅惊讶道“哎呀!日自西出矣!咋出息的如此之快”?说罢进屋开始做饭。‘公扈’抱柴生火。这又让麻雀惊异。做饭期间,麻雀边做边说:“今儿个开始收获公田,你不在家,俺就和男人都外出的山雀、黑雀噶伙干,有割、有捆、有运,所得赏赐是最多的!再有两天公田收得,咱们的私田也要收了,咱还和山雀、黑雀家噶伙儿!”“娘子说的是,听你的!”

     掌灯吃饭,麻雀仔细看着男人。说道“公扈君,看你的脸色可比走的时候白多了,也胖了”。

   “身非心是!嘿嘿!”

   “咦?”随着一声疑问,麻雀吧嗒放下碗筷,说道:“你嘴唇下右角那颗黑痣如何不见!?你不是俺男人!你是谁?!”

      “身非心是!哈哈哈!”

      “身非心是?哪?那你说说俺是谁?”

      “哈哈!你啊?吕姓、姜氏、名妇萧、又叫麻雀,生在临淄,长在青州。在家中排序三丫儿。您爹说你脾性老驴了!但知书达理!”
     “咦!说得倒也不差”。麻雀心中暗暗奇怪。“还得问。那你还记得我们何时成亲?”

“麻雀。这是一生都忘不掉的。我们是子岁元月望日投刺换帖,你是丑年清明及笄,我是当年九月九日迎娶的你啊!”

“我在洞房里唱了一曲民歌,你可还记得?”
    “麻雀!你没有唱过什么小曲。那天你吟了几句古诗!”

“哪几句?”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风流君子,淑女心逑’。俺听了你改得后两句,如饮甘泉!俺还知道你右臀顶端有鹌鹑蛋大小七角粉红色疤痕。是你六岁骑马掉下来坐在一块尖石头上留下的。是也不是?”麻雀听了目瞪口呆了一会儿说道,“我的心里很乱,无论如何我明天去找扁鹊先生问问明白!”‘公扈’道:“应该!应该!”

      第二天将近午时末刻,麻雀来到扁鹊诊所。就见一年轻女子先她一步走进诊所,坐在扁鹊面前说道“俺是齐婴的内人,名叫锦雀。俺男人在先生这儿看病十来天时间。回去后俺咋看也不像俺男人,脸黑了些,人瘦了些;可你说不是吧?他对俺俩之间的那些事儿说得又件件有踪。俺问他:‘你到底是谁’?他说道‘身非心是’说罢嘿嘿笑个不停。俺糊涂了,特来问问先生!”

“那男人嘴唇下右角是不是有颗黑痣”?麻雀急切问道。

“对对对,是有颗黍粒大小的黑痣!”锦雀寻思片刻答道。

“那是俺家的公扈啊!去俺家的那个男人肯定是你的男人啦!”

“是不是脸很白净?”
    “是啊,粉嘟噜的白哩!”

“那是俺家男人齐婴啊!怎么会去了你家?”
    “俺就是为了这码事儿来问问扁鹊先生的!”

 扁鹊说道“二位夫人,你们先如实地回答我个问题,好吗?

“好,先生问吧!”麻雀、锦雀不约而同。

“二位的婚事,可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我是!”“我也是!”麻雀在先,锦雀随后。

接着扁鹊说道:“二位听我给你们解释。鲁公扈呢,他的心智很强,善于考虑事情但质性即气则很弱,又不善于决断事情麻雀听罢说“先生说得对!公扈就是虑事周到,做事磨叽,娘们儿家家的,不侃快,没点男子汉气魄!我最厌恶他这点儿!”扁鹊又对锦雀说道“你家齐婴呢,公扈相反,他是心智比较差,屡事不周,气却很强,所以常常考虑不周而行事,办事不够专一”。锦雀说道“对着哩!对着哩!我就讨厌他毛手毛脚、想一出是一出,从没有专心去干好一件事情!”扁鹊说,“所以呢!我就通过手术,把他俩的心脏给调换了!由此他俩人心脏智气与质气比较平衡了!各自的缺陷也就没有了!而且威胁生命的病根儿祛除了,身体也健康了!他们身虽不是原来的身,可是心还是原来的心啊!你们说是现在的他们好,还是过去的他们好呢?“麻雀说,我觉得现在这个好!”锦雀说“我也是!”扁鹊又问:“要是让你们自己选择男人的话,你们会选择哪个?”

麻雀大大方方回答:“我选在我家的这个,几个时辰就让俺称心如意!”锦雀也回答说道“在俺家的这个也让俺心满意足!”“哈哈哈!那就各自回家过好日子去吧!”两位向扁鹊道过万福,走出大门,就见两顶花轿摆在门外,齐婴、公扈笑容满面地迎上前来。齐婴抱起麻雀放进花轿;公扈抱起锦雀放进花轿。两顶花轿在大道上分道扬镳。此刻,扁鹊隐约听到女声吟唱曰:“花轿悠悠,怡情幽幽,换心换夫,又新又旧”。残阳如血,金辉如虹。(完)2012.2.24。

  评论这张
 
阅读(2887)| 评论(6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