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点博客

躺着看天下,埋头写文章

 
 
 

日志

 
 

021 小说 王老五系列之【老五嫖娼】  

2012-02-09 20:35: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老五的饭店旅馆被勒令停业整顿以后,两口子就一心一意的养猪、养鸡、养兔和摆弄果蔬,名气也很大。商户都上门来采购,给的价钱比别人家的都高出不少。说老五的东西都是“绿色”的。老五心里话:“净扯淡,明明是白色、黄、红色甚色的都有,咋就都是‘绿色’的呢?”

乡里在村里召开了一次史无前例的大会。会上乡长亲手把一朵红段子被面扎成的大红花戴在老五的胸前,还给了一个大红包,并号召大家都要向老五学习,生产绿色食品,为保证食品安全作出农民应有的贡献。这会让老五隐隐约约的明白“绿色食品”不是食品的颜色,而是食品里不含杂七杂八对人有害的东西。会上,有关部门的领导讲话,老五还记住两句。一句是“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优质优价的新时代”;另一句是今后咱们农民遇到不优质优价的事情,要大胆地投诉,维护自己的合法利益。

回到家里,看见媳妇儿正在收拾东西,俩孩子打扮的光光鲜鲜。老五问道:“翠萍,不过年不过节的,你这是要作甚呢?”翠萍拉老五坐下,给他念了一封信。信是老丈人写来的。这个老丈人仅比老五大三岁,所以老五觉得见面很尴尬,成亲后仅见了一次面,人家对老五热情款待。信里的意思是翠萍的爷爷病了,整日里叨念翠萍。姥姥、姥爷也非常想念外孙子和外孙女儿,要翠萍回去住些日子。

翠萍问老五,“你看这事咋个办好?”

老五说,“那一定得去啊!正好今日里乡长发给了个红包包,你看是多少钱?”

翠萍一数,惊叫一声“哎呀!两千块哩!”老五也很吃惊,“咋有恁多呢?这些钱都带上,穷家富路,也好给爹妈买些东西尽尽咱们的孝心这些钱可不敢放在明面兜里,就放在裤衩里保险”。翠萍说:“我知道,我尽量早点回来,你自己在家注意照顾好自己个,出门办事打扮的干净利索,穿上成亲时的西服,扎上红领!”老五把母子仨送上汽车,恋恋不舍地挥手告别。

老五自己在家里住了一个多月,除了洗衣服之外也没用什么不方便的,就是晚上睡觉的时候,很想念翠萍。期间,翠萍来过一次信,老五请邻居的狗子念了一遍,知道翠萍的爷爷这回够戗,翠萍还要耽搁些日子才能回来。一天老五要进城去咨询咨询棠梨子嫁接的事儿。头天晚上在山泉水旁擦上香胰子,洗了个痛快,第二天一早就打扮起来,带上800元进了城。

在城里老五向一个小女孩子打听路,小女孩说道:“老爷爷,往前右拐!”

“老爷爷?我有这么老吗?”就在一个交通岗的镜子里照了一番,也难怪今天城里的人都像看怪物一般的看自己,也该刮刮胡子、剃剃头了。

老五在一个装扮时髦的美发店前往里看,好像是个理发的去处。正犹豫进去还是不进去,就被一个描眉点唇的四十郎当岁的老娘们儿拽了进去,按在座位上就开始咔嚓、咔嚓地剪发,一边理发一边拉呱,老五知道这个女人才37岁。刮完了胡子,这个女人就给老五按摩、拿捏,老五很快进入了梦乡。

他梦见翠萍回来了,正用小手捏鼓他的老二,煞那间就滋楞起来。冷丁睁眼,见那女人正对他飞媚眼儿。俗话说,“光棍十天,老母猪也成貂蝉”。老五神差鬼使、迷迷糊糊地跟着女人进来一间小屋,俩人缠绵了一番,老五总觉得没有与翠萍舒畅。事毕,女人向老五索要服务费100元,并答应再给老五按摩按摩,让老五舒舒服服睡半小时。老五坐下那女人又按摩起来,老五又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老五觉得又有手捏鼓自己的老二,如同前番。睁眼一看眼前的女子酷似翠萍,那个原先的女人在老五的耳边说道:“您老有福气!人家刚满25岁"。事毕服务费也是100元。

老五从美发店出来,蓦然觉得心里有些犯堵。25岁的100元,37岁的也100元,两相比较,老五觉得这家店违反了优质优价的原则,侵犯了自己的合法权益,应该投诉他们。一抬头发现马路对面就是个机关,门上边挂着和乡派出所一模一样的牌牌,进去就如此这般地述说了一遍。要求机关住持公道,向那个岁数大女人要回50元。

机关里出来了五个人到美发店对质,老五当面指证了那两个女人,结果是店老板和那俩女人都被戴上了手铐,最后也给老五戴上一副。

老五感到冤枉,喊道:“我来投诉他们违反优质优价,咋还抓我呢吗!

得到的回答是:“她们是卖淫,你是嫖娼,都犯法。”

鉴于老五举报破获了一个卖淫团伙,对老五作了拘留五天,罚款500元的处理。

老五垂头丧气地下了汽车,见到翠萍在车站等他,脸上才有点笑模样。晚饭后,老五一五一十地把在城里的遭遇讲给媳妇儿听。翠萍听了用手指头剜了老五的脑门儿一下,说道:“老五啊老五,你可真行!还到城里去开荤!

晚饭后老五都在拧着眉头思考。睡觉前他自言自语地说:“看来这优质优价的投诉,还真不能轻易出手哩。”之后又疑惑不解地问翠萍:“媳妇儿,你说,同一件事,为啥老娘们儿就是‘卖银’,老爷们儿就是‘嫖娼’呢?”

翠萍说,别瞎琢磨了。咱俩都要记住:“你呢,日后想日,就咱俩,别人不能日;我呢,也一样,除了咱俩,谁日也不中。就这么点儿破事,你还有完没完?睡觉!”2007。8.


  评论这张
 
阅读(2524)| 评论(8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