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点博客

躺着看天下,埋头写文章

 
 
 

日志

 
 

093回忆 【织布车间的贫下中农】之一 雨点原创  

2012-12-09 20:08: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1年的五六七三个月,在北京国营第三棉纺厂轰鸣如雷的织布车间里,出现了一位赤着脚丫子,挽着裤腿子,手嘴并用装维的贫下中农。二、三十岁的纺织女工,三五一伙儿,探头探脑,悄悄窥测一番,然后捂嘴跑开,回到岗位,仰首大笑。那个贫下中农就是是年26岁的我。

当年系里开始实践“以社会为工厂”的教育革命,组织学生深入到农村、工厂、矿山搞那么几个月的学习实践活动。系里三个排全都下去。一排四十几个人到京郊牛栏山农村,三排四十几个人到门头沟煤矿,我们二排四五六班三十几个人位于朝阳区的国棉三厂。国棉三厂位置在北京热电厂以北,朝阳公园以南的通往顺义的大道南。那里自西而东四个大型棉纺厂一字排开。它们依次是:北京国棉三厂、北京国棉二厂、北京国棉一厂和北京印染厂。其中国棉三厂最大。由于棉纺厂集中了大量的女工,自身难以解决男女比例失衡的严重问题,因此不得不在附近建设了大型的热电厂和其他男工集中的工厂,以平衡男女比例关系。

我们去的时候,万里刚刚担任北京市副市长,他的妹妹万云,也就从国棉三厂的织布营营长(即车间主任)也刚刚恢复三厂副厂长的职务。她中等壮实的身材,眼睛亮亮的,讲话嘎巴溜丢脆,给我们做了两个小时的国际形势报告。我听了觉得比老师讲得有意思。

第一天,我们全体参观了三厂的整个工艺流程。第一个车间叫做准备车间。主要是把棉花开包用机器梳理打成比大拇指粗点儿棉条,像冰淇淋一样,一圈一圈地饶进一个一米多高、约有一尺口径的铝制长筒里,然后送进粗纺车间,把棉条连接成粗纱的纱锭。然后又进入细纱车间纺成可用的细纱。之后,又是一个准备车间。那里主要把细纱分成织什么布、和多宽幅的经线以及绕布匹纬线的线轴和检查安装纬线的木制梭子。然后就是织布车间。里面上千台织布机一起吼叫,像刮暴风一样,几分钟我们的听觉就麻木了。出来几分内钟听不到任何说话的声音,还是刮风的感觉。心想,在这个车间干活耳朵可够受的。最后一个环节是验布车间,几十个工作台,布匹在贼亮的荧光灯前通过。然后打上等次送北京印染厂上色、印花。

到织布车间的恰恰是我们四班。织布车间有三个工种:保全工,是紧急修理纺织机的,我们干不了;纺织工、即挡车工,都是二三十岁身体轻盈的女工,每人不停滴巡视36台织布机,防止出次品布,一天要走60来公里,这活儿要求腿勤、眼尖,我们也干不了;我们勉强能学着干的就是装维。也就是把装有纬线轴一尺多长、两头尖尖橙黄色的木梭子,装进织布机旁边一个像机关枪弹夹的铁筐里。铁筐是铸铁的,长短宽窄与木制的梭子基本一样。它们从底部进入织布机的经线之间,来回穿梭布下纬线。它们穿梭的速度贼拉快,看不到它们的身影,只能听到如同开枪一样的撞击响声。“弹夹”里的梭子一旦用光,织布机就会自动停车。织布车间的巨响,主要是梭子与在经线上作纵向快速把纬线挤紧成布的木制挡板互相比赛的结果。

装维的都是4、50岁的女工,估计她们原来也是挡车工,每人负责24台织布机。虽然技术要求不高,但责任重大。来自黑龙江伊春东方红林场的大杨,把梭子装反了,把经线底下那层全部划断,五六个工人整整接了一下午,这一大匹布只能算是次品。因此,装维必须严格遵守操作程序。

首先,以右手拿起已经用空纬线的梭子,手固定在梭子的前端开始尖的地方,左手以半握的手掌温柔地将梭子的底部快速地抚摸一遍代替右手握紧。右手把躺在梭子凹槽里的铁棍立起来,取下空了的纬线轴,换上满地纬线轴按倒的同时,以半握的手掌快速地把上面也抚摸一遍。抚摸,不是对梭子表示柔情,而是检查梭子四面有否戗刺儿,以免经线受损。

然后,把梭子侧躺,把纬线通过一个细小、微斜的豁口,拉进上部的窟窿眼儿。对准下面镶塑料套的窟窿眼儿,手轻轻一拉一抖,把纬线从下面的窟窿眼儿里弹出来,拉紧线头往铁筐旁边的一个铁橛子上绕两下,装进铁筐就算完活儿。

我就是在这一步中总是遇到麻烦。就是那一拉一弹,掌握得不好。纬线扯断了没有弄到窟窿眼儿的时候少,成功的时候也不多。很多的时候是纬线猫在塑料管里不前也不后。重新来心不甘,差一点又抓不着线头。一次急得我正在找个什么玩意儿把纬线头勾出来,一抬头,看见五米开外的“小馋猫”微笑着向我摆手,继而,拿起梭子,用嘴吻了一下那塑料管。她的这个动作一下子提醒了我,我急忙用嘴吸了一下,纬线头从塑料管里出来了!我向这个来自天津针织总厂的小阿妹伸出大拇指,她也回以同样的动作。但是有时猫在塑料管的纬线长,必须用力吸,一下子把一团线吸进胃里,往外拽出一、二尺长的棉线,拉得喉咙也有些许恶心。

棉纺厂各个车间的温度、湿度都是恒定的,四季穿着短袖的布衫工作。装维工装满一个“弹夹”熟练工大体需要五六分钟,一个“弹夹”最多能装14个梭子。像我们这些开始学习的,二十分钟也装不满一个“弹夹”。我站立的时间长了,就觉得黑色塑料鞋的跟儿,不断增高,很不舒服。干脆把鞋甩了,光着脚丫子,在凉哇哇儿的地面上吧唧吧唧,觉得很舒服。工人的工作服,衣服都是半袖的,裤子的下口,都在膊唠盖那疙瘩。我没有,就把袖子和裤管挽起来,于是车间里就出现了唯一的一个贫下中农的形象。(待续)2005.5.4。

  评论这张
 
阅读(534)| 评论(8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