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点博客

躺着看天下,埋头写文章

 
 
 

日志

 
 

100散文【我的王麻子情缘】之二 雨点原创  

2012-12-29 21:39: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7日,我又一次回到北京大学,颇有些感慨地向留校的同学谈论买“王麻子”的经历。他们听后,笑着给了我一服“后悔药”:说:“‘王麻子’剪刀厂就在昌平沙河镇,咱们一个同学在那里管点事儿,找他买多少都成,弄好了还可能算你出厂价。听说,他们那质量管理特严,好几把才能选出一把正品。每天供给门市部就5000把。”难怪卖的那么火。听了这一席话,我倒没觉后悔,反而对工厂更加敬佩。在乘车去昌平彩河乡彩河村参观时,正好路过沙河镇,来回我都很真诚的向这个工厂行了注目礼。

     1月24日中午,我们早早到了东郊机场。第一次坐飞机,既兴奋、又听话。早早地就把旅行袋里的金属器物、甚至是硬币,都按广播通知的要求,事先装进上衣口袋里。在向安检机挪动时,我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那个新疆老兄原来与我们乘一架飞机。

     过了嗡嗡作响的安检机,我拎起旅行袋跟随大家去登机。这时,一名着便装的机场工作人员和一个精干的武警战士,把我拉到角落里开始问话。

     “旅行袋里装的是什么?”口气很严肃。

     “ 就是一些单衣服。”答对也很坦然。

      真的没有别的东西?”

    “真的没有!”我一口咬定。

    “仔细想想,别这么肯定。”

     里面究竟有什么违禁品呢?觉得有些窝火。我下意识地向四周撒摩了一眼,发现那个新疆老兄也在接受同样的询问。此时,我猛然想起不久前一架296班机被劫持到台湾的事儿,不觉恍然大悟。不用说,问题出在“王麻子”。我如实回答“里面有5把剪刀,”

     “带那么多剪刀做什么?”

      我详细地向两人作了说明。随着我的解释,两人的脸由长变圆,最终有了微笑。两伙人在一起核计了一下,回来对我说:“剪刀不能随身带,到广州下飞机找三号姓杨的乘务员取剪刀。”说完递给我一张粉纸收条。我把剪刀连盒交给了他们。这种高度警惕的态度是完全必要的。毕竟这种锋利的剪刀当武器也怪吓人的。评剧《半把剪刀》演的就是用半把剪刀行凶的事儿。

    下午四时许,飞机到达白云机场。在下降时广播就告知:今天广州地面温度是28度。这相当于东北盛夏的温度。一想到在这如此“炎热”的气温下,我和那个新疆老兄要比别人多一道手续:拿着收条找回剪刀,心里就觉得燥热。没想到,飞机刚停稳,三号乘务员就把剪刀送到了我的面前。这件事儿 一路上成了同事们饭后茶余说不完的笑料,心里有一些懊恼。

     2月初,回到了依然是冰天雪地、寒气袭人的敦化。22时下了火车,膨胀了三倍的旅行袋又被眼尖的车站工作人员怀疑超重。一过称果然超了七公斤。补交了23元多回到家里已经是23时多了。打开旅行袋一件一件的往外掏东西,希望睡眼朦胧的媳妇儿能赞扬几句。没想到,掏出一件,换来一句批评:“啥破玩意儿”。不是说假货,就是嫌色泽和样式不好。花钱、费力不讨好,觉得很没面子。疲劳、困倦一起袭来,眼皮开始发粘,就懒得再掏了。只剩下盛着王麻子的盒子还躺在里面。媳妇儿自己把它拿出来打开,眼睛为之一亮,喊道:“就这个东西买得好!”。一路上的懊恼总算被王麻子在最后的关头稀释了。事实上,我外出买东西回来得到媳妇儿的夸奖,这在当时是惟一的一次。

      1993年5月,我又一次来到北京。这回是既有公事,也有私愿。公事是到中影公司“套瓷”,私愿是到北京大学参加校庆95周年活动,顺便给学“三弦”的女儿买些琴弦。这种琴弦很难买到。我知道新街口西边有个南草场胡同里一家厂房破旧的工厂生产。

    那天,我在新街口站下车。这里的商业气氛冲天,与1987年时判若两地。丁字形的路口,西、南、北路口的大道两侧,商业摊床一个挨一个。许多摊床上都有一大堆“王麻子”。每一把都用一个纸盒包装,有一层亮纸,人们很容易观察躺在里面的“王麻子”。身价也由3元提高到9元。虽然包装精美了,身价高了,但是造型和色泽似乎不如以前。后来,在一些城市、甚至我们这个边陲小城“王麻子”也多得成堆,而且是鱼龙混杂、真假难辨。物以稀为贵。铺天盖地的王麻子反倒使我对“王麻子”剪刀的崇敬之情逐渐的淡化了。

     如今,“王麻子”剪刀厂宣告破产,是经营的失误,还是时代发展的必然?从现象上看,似乎两者都有。品牌效应推动产量高速膨胀,质量自然难以把握,供大于求的局面就是一种必然。如今,穿着讲究时尚,在家里自己做衣服的人已是凤毛麟角,还用了那么多的“王麻子”?产量在增加,需求在减少,破产的尴尬也就不可避免。

    王麻子剪刀厂破产了,但是,我想“王麻子”绝不会因此而失去它固有的芳香,相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愈加浓郁。或许,今后“王麻子”不再作为一种产品、而是作为一种文化在中华大地上回荡。我毫不怀疑,创造出王麻子品牌的人们,在经历了这具有历史意义的涅槃,一定会产生出“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受,获得新生。芬兰小渔村那个经营森工机械的公司,能够创出“诺机亚”手机而享誉世界,创造出王麻子品牌的人们,难道就不能让“王麻子”精神在其它产品上大放异彩?!2006.12.29.

  评论这张
 
阅读(447)| 评论(8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