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点博客

躺着看天下,埋头写文章

 
 
 

日志

 
 

091回忆【黑主任不姓黑】(之二) 雨点原创  

2012-12-02 21:32: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打枣的事儿弄妥当后,班长说“走,我请你吃涮羊肉,下午上颐和园照相去,我带来一个既能照120,也能照135的相机”。我们走到收发室窗户台前,看到有一大片来信。我俩过去翻看有没有我们的来信。结果看到两个白信封很各路。它们很厚、很重,其中一封边缘有被撑裂开的小口儿。上面写着“李如海亲收”。我看了看发信地址,就知道是谁写的了。又看了看邮戳,两封信是同一天在半月前寄出的。蓦然,我的脑海里浮现出5月份顺义县李桥公社南河二队不到16岁的王阿珍写给我的情书。15页信纸写满了热情洋溢的爱情语言,也仅仅是这两封信的三分之一。这两封信里肯定也有当面不好意思表达的情义吧。

  第二件事儿是毕业分别刹那黑主任的渴望与失望。1974年1月16日,北京十几所高校在工人体育馆举行了统一的毕业典礼。听说清华、北航一些学校不打算发毕业证,引起学生的强烈不满。北大承诺:不管其他学校怎样,北大一定发毕业证书,并且把照片都收上去了。17日,毕业证就发到手了。红色的塑料皮封面上,北京大学四个字呈弯曲状,下面是毕业证三个字。第一页上有学生照片和入学日期,专业名称,准予毕业一行字。照片上叩了北京大学的钢印,发证机关和日期处盖有北京大学革命委员会的鲜红印章。第二页上红底儿上有一句话:“到最艰苦的地方去”!第三页上是:“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之后就是邮寄行李,处理剩余物品。我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处理,只是把剩余的180多斤北京市粮票送给了家在北京的同学土耳其。22号把行李打成两份。一份把一些书捆好,用褥子包扎结实,直接发往中共吉林省委《新吉林》编辑室,因为吉林省人事厅的老马来北大住了一周。经过座谈和谈话已经把分配报到证发到每个人的手中;一份把几件衣服和买的十斤挂面一起用被子包扎结实,寄回家。我就空着两只手悠哉悠哉地坐火车。每次暑假,我都是乘坐60次经由长春。这回吉林市的一个林阿珍要求我与她坐72次经由沈阳、吉林回家,帮她拿点东西。我很爽快的答应了。觉得看看没有看过的沈吉线沿途的风光也很不错。

23日凌晨两点,全体同学又集合起来。整个北大校园再度沸腾起来。要求我们背着行李卷统一从西校门离开,要在那里拍离校的电影。我已经没有行李卷可背了,但空着手又显得太各路,就背了林阿珍的一个旅行袋充数。我们的队伍在西门里南侧水塘西边的便道上,教我们的北大和中国人民大学的老师们有100多名也来送别。西大门前后左右,亮如白昼,人声鼎沸,有哭有笑。我们在等待的时候,与老师话别。刘玉娥和几个女老师总是眼泪巴叉。她说“往届学生毕业没有这样的场面,有的学生毕业了,我还没有见过面,和学生在一起相处交流的时间,五年拢共还不及和这届学生一个月多。师生之间的情感,我感到与我们在朝鲜战场上战友之间的情感一模一样。”我们多数人从西大门出去,又从海淀西便门进来,时间还不到四点。

毕业学生离京,像新媳妇儿放屁----零揪,一会儿走一拨。黑主任负责送行。上午10点多,我们坐上71次客车,我和在吉林省政府机要处工作、家在梅河口的马春芳,在抬起的窗户两边,林阿珍站在中间。站台上黑主任和办公室的李茂春在频频与几个窗口招手。火车长鸣一声。黑主任快步跑到到我们的窗口,伸出手喊了一句“历玉珍”!我们三人不约而同地回头看了一下,在火车缓缓启动中摇了摇头。黑主任那眼睛骤然而起的渴望握手的目光和亮光熄灭的失望脸色,至今依然历历在目。2005.8.10.

  评论这张
 
阅读(401)| 评论(10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