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点博客

躺着看天下,埋头写文章

 
 
 

日志

 
 

090回忆【黑主任不姓黑】(之一) 雨点原创  

2012-11-28 21:09: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主任其实不姓黑,只是人长得黑,但不如非洲人黑,因此学生背后谓之“二黑”。名字叫做李如海。个儿不高,很壮实。嘴唇很厚,耷拉眼皮,一只眼睛有点斜视,说话不卑不亢。四十郎当岁,刚接触的时候未婚。据说以苍山如海的笔名出版了一部小说,大概曾经是个作家。与学生的关系很好。后来娶了个军官为妻。在四十四楼结婚合卺的那天下午,系里的男女学生都去祝贺、吃喜糖。新娘子个子比他高,脸白白净净,身段娉婷,据说也是个团职干部。

 北京大学属于省部级,系属于地师级。我们系的主任原来是个女的。名叫张侠,是13级干部。在延安亲耳听过毛主席讲《实践论》和《矛盾论》。见了同学总是笑呵呵的,非常亲和。曾经和黄永胜的老婆一块儿给系里的年轻教师侯通山和林立衡保媒拉纤,未果,也接受了审查。其他的干部不是专家就是地委的干部。系里原办公室主任就是河北邢台地委的宣传部部长调任的,不久又回去升了职。二黑的级别应该是副师级。

我们刚来学校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二黑。他大概是1971年中国人民大学撤销,那里国际政治系的领导班子、老师,都合并到北大国际政治系的时候来的。系办公室主任是郭明奇,二黑是副主任,也是二黑之谓的一个因素。。

黑主任名字的公开,是在一次给六郎庄公社割小麦的过程中,在北京大学组织组的一个军人面前。地点是在颐和园北边叫白龙观的地方。小麦割的有点晚,再有两三天不割,麦穗就会自己掉下来。所以一大片麦地必须割完。我们系承担的任务在下午两点前即将割完。在歼灭最后三十几平方米麦子时,从里面蹿出一只兔子。男学生立刻欢叫着追兔子。正在热火朝天的热闹时刻,从西边走来一个军装已经发白的军人。他说:“能不能把你们的队伍拉到西边去!?”来自大连的许海峰说:“你去找我们主任说吧,就是东边不远的那个!

“他姓什么?
    “姓黑!

那个军人走到二黑跟前说道“黑主任,我是学校组织组的,请你把队伍拉到西边那块地里,那里还有十几亩地没人割。”

二黑说道:“好好好!我们这就过去!”

军人边走边说“黑主任,谢谢你!黑主任,辛苦你们了!”

军人还没有走远,我们就哄然大笑。二黑苦笑着说“你们这些小子啊,真拿你们没办法!”

二黑,一直到1974年2月我们毕业,他仍然在系里负责后勤工作。没有听说有什么绯闻传播。不过,我从两件事儿上猜测她与我们吉林省的一个女同学关系不一般。

第一件事儿是两封信曝露的信息。1972年暑假前,我和班长约定,提前三天回来打枣。我俩回到学校打了六抽屉红枣。估计够我们全班9个人吃两天了。学生还都没有回来,教师也没上班。我拎着水桶正要去取最后一趟,在门前遇到了贾老师。他抢上前来,握着我的手一个劲儿的祝贺。我心想,“打个枣儿值得这么热烈祝贺吗”?他说“祝贺你的哲学考了4分加,相当于五分减”。我很感动,我考试的成绩好,这事儿好像是老师有什么喜事儿似的。其实,以我的水平能闹个及格,就挺满足。我上小学遇上了由百分制向五分制过渡,上大学又遇上了。我们系考试时不评分,按四档:不及格、及格、良好、优秀。我第一次考试就得了个及格。我很高兴,因为还有三个不及格的呢。我们的同学围着65届留校的学生谢庆奎老师,一顿猛烈的抨击,说我考试、测验从不抄书,就是按照自己理解的答。谢老师说,“真是这样那就提为良好吧”!这次哲学考试,是哲学系出题,哲学系老师按照哲学系的标准判卷,在三、四、分各增加了加减两档,五分增加了减一档。(待续)2005.8.8.

  评论这张
 
阅读(444)| 评论(8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