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点博客

躺着看天下,埋头写文章

 
 
 

日志

 
 

088回忆【夜拉网】雨点原创  

2012-11-19 22:28: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2年五一之前的一天,半夜12点以后,我们系紧急集合,十分钟后,100来名男女学生站在39楼前听动员。动员很短。然后出发向北。路上看到哲学系、中文系、历史系、经济系的学生也从不同的路上向六院左右方向运动。北大五个文科系,1500多名学生到达各自的指定地点,迅速散开,手拉手组成一张大网。把临湖轩以南,北大办公室以东,哲学楼以西,六院以北的山头、树林包围起来。然后高唱着《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这一当时北大唯一的校园歌曲,不断缩小包围圈。包围圈越来越小,网越来越厚。一个来小时后,我们这张大网从这大约两平方公里的树林里,鬼子倒是没有拉着,却拉出50多对儿100多名谈恋爱、搞对象的情侣。校外、校内都有。有军人、警察、居民和北大的学生。

      后来还参加过一次查夜活动。

      所谓查夜,就是在半夜到凌晨两三点钟,突然闯进居民家里,查户口,看看有没有外来人员,有没有报临时户口、临时户口过没过期等等。

       这种查夜活动,我在当贫下中农的时候,于19671968年曾经参加过三次。主要是武装配合敦化镇民主街三个居委会的查夜。其中一次我发现有的居民组老娘们儿心术不正,怀着看光景的不良心理。她让我们悄悄翻墙进院,打开大门。她们迅速跑到窗户下,用两支五节电棒,把屋里照的通亮。我对随行的街道干部说“这么干不行。老百姓有的睡觉光腚,还可能有各种各样的情况发生。咱们这么干容易出现对立情绪。万一遇上愣头青和我们拼命,我们荷枪实弹也不能贸然开枪。你说说她们,总要给人点儿穿衣服的时间。期间还真遇上一户准备拼命的。屋里开了灯,但半天不开门。直到本组的人说话,才打开门。我看见三十多岁的两口子,门边一边一个,拎着劈柴的大斧子和菜刀还没有放下。每次查夜结束,都基本到天亮。

     这回查夜比较简单文明。我们六个人只查四户。半夜12点以后行动。地点是北大西门对个的家属院里。我们敲敲门,看看户口本和各个房间,一个来小时就完事儿。看看还不到结束的时间,就与我们系的一个三级教授拉了一会儿呱。他的夫人是北大的二级教授,每月是320多元钱。两口子每月工资是500多元,愁.没地方花。来自大连港监的张泽贤说“不会送一些给你的亲戚?”老头说“在亲戚中我们是最差的,他们在海外都是大资本家”!“哎呀,我的天啊。我给你当儿子吧!”大家说笑一阵,抽了几棵铁桶中华烟就离开了。

     后来学校开会说,当前阶级斗争形势严峻。许多实际说明,堂堂的北京大学成了藏污纳垢的地方。海淀派出所顺藤摸瓜,在外语系的天花板棚顶上,逮了两个人。打扫出鸡骨头、鸭骨头、空罐头盒子、烟盒、麻花、蜡烛头、面包一大堆。那俩人交代,他们在上面住了近四个月。甭说别的,就是着把火,损失也是巨大的。所以五一节前后夜间的行动就多一些。后来听一些夜猫子的同学说。一天晚上他们在长征饭店吃饭喝酒,出了饭店门,就看到一辆军用京吉普,发疯一般向颐和园方向疾驰。刚过横道,又一辆军用吉普疾驰过来。拐过西墙角,还听到一阵砰砰的手枪射击声。看来学校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2006.723.

  评论这张
 
阅读(404)| 评论(8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