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点博客

躺着看天下,埋头写文章

 
 
 

日志

 
 

回忆 卖菜系列之【最牛逼的一天】雨点原创  

2011-10-14 22:15: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约1967年的7月间,早大头包很臭,早土豆紧缺,四分钱一斤买不到。我们民主三队的尚未卖出去的早土豆被黄泥河林业局一个林场全部包圆了。四万多斤土豆被装进稻草袋子里,整齐地跺了一院子。说是第二天一早就来汽车运走。觉得很高兴。我卖菜最不愿意卖得就是早土豆。因为它的的皮非常嫩,一碰就破。我干活又从来不戴手套,土豆皮和泥土很容易地勾结在一起,拥挤在指甲盖缝里,涨得钻心的疼。所以听说一把卖出去很高兴,我这个卖菜的少受皮肉之苦。

谁知,晚饭前,还没有被打倒的敦化镇党委书记朗文和率领县、镇工商部门和派出所的几条汉子,查封了已经装在草袋子里的四万斤早土豆。下令派出所,堵住各个出口,一斤土豆也不准出城;下令队长和我们卖菜的,明天上午把土豆拉到菜床子全部卖给居民,每人限购20斤,不得超量,出现问题,惟你们是问。我操,说得这么严厉,谁敢走样?也不知道是谁他妈的告得密。

郎书记那年也就是五十郎当岁,个不高,脸消瘦黝黑,眼大而有神,说话声音洪亮,嘴丫子裂得很宽。那时年龄小、文化浅,不知道有姓郎的,更不知道郎姓是满族八大姓之一,以为人们称呼他郎书记,是因为他的嘴丫子确实有点像狼,可能是背后的称呼。其实不是,那些人一口一个郎书记地叫,他答应的很爽快。他人很有口碑,据传给菜农争取利益方面做了不少好事。办事是鸡蛋皮揩屁股,奇球喀嚓,豪不脱泥带水。被打倒以后又听说他还是个相当幽默诙谐的人。对当时有名的“斗批改”揶揄了一把:“回家逗逗小孩,劈劈烧柴,改善改善生活”。

那天我是第一次见到他。他也不仅仅是命令,还伴以让我们心服口服的的思想政治工作。他当时对我们说了这样的意思:现在,县委、县人委领导对城镇居民反映今年早土豆难买,很着急。研究要从外地调一些。咱们敦化镇有九个生产大队,你们民主、胜利、工农、双胜和工业大队,每年种的大豆、谷子都属于马料和做豆腐用得菜豆。你们的口粮也是商品粮,只不过不是红本本,但数量与居民差不多少。县里所以这么规定,就是要求你们全力保证全镇居民的蔬菜供应。没有菜,咱们也不能问姑子要孩子。现在有了菜,要往外卖,那就是没有完成任务。你们想想,这是忠于伟大领袖毛主席的行为吗?是符合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行为吗?镇蔬菜办研究了,明天早土豆由三分五提到四分。经他这么一说,我们也觉得有点理亏。对告密的人不恨反而有些感激。不然贫下中农离开了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可是个原则性的大问题。

第二天早上六点,非常可靠的车老板儿老哈负责赶车,身高力大的呲牙吧和老瘸驴跟车装卸,我与一个老实本分的小姑娘负责约称。每天早上七点半必搞得“早请示、晚汇报”跳忠字舞的半小时忠于伟大领袖毛主席和林副统帅的政治活动也停了。主要是场地被早土豆占领了,没地方站五六十人。

我们在几块小黑板写好“早土豆四分”,秤砣上的绳是新换的。在快八点的时候,我打开了一块栅栏板,往外一看,吓了一跳。

外面挤挤嚓嚓来买土豆的男男女女足有三百五十多人。我把拿下来的闸板又拿在手上,高声喊道:“不卖了!”

“咋不卖了?为啥呢?”
   
“这么乱,这么挤,没法卖!”
   
“那我们挨个,你说咋挨?”
   
“南一列、北一列。我们是两个人!”

很快,两列队伍向南北两个方面延伸。我开始讲演。我说,我们今天有四万斤土豆,本来已经卖出去了,被镇里截下来,按照县委、县人委领导的意见,今天全部卖给居民,每人限购20斤。说到这儿我看南北各有几个人在鼓鼓求求准备加楔。接着说道,我们镇党委书记说了,卖给居民就是我们忠于伟大领袖毛主席、忠于毛主席革命路线,给文化大革命争光。你们排队也是这样。今天有一个加楔的。我们就关门儿不卖了!

“你们应该出俩人维持:

现在正换茬,没有人。革命靠自觉。”

“我俩维持!”是两个三十郎当岁的工人阶级

我想把我的红卫兵袖章给他们戴上。他们俩人已经从兜里掏出自己的戴上了。“今天我做主,他俩可以买三十斤!大家同意吗!”“行行行!”“应该!”秩序好了,卖起来很快。没用俩小时,买土豆的人基本上已经达到随来随走的程度。如约给俩维持排队秩序的人各称了三十斤土豆。都是大个儿的。

虽说是随来随走,但总有十几个、二十来个人排队。我看见一个高个、白净脸,梳着大背头,一只眼睛有菠萝花的、四十郎当岁的男子,手里拿着一条补丁摞补丁的小麻袋,从开始就寻寻索索地走来走去。在人比较少一点的时候,他到小姑娘跟前嘀咕了几句。小姑娘头向我这边一甩,意思是他说了算。他到我跟前,刚说了句“我是。。。。。。”我就打断了了他的话“我不管你是哪儿的,哪儿都得排队!”

我是敦化镇工商所的!”我操,是我们卖菜的正管。但我的犟种脾气又上来了。

“你就是我爹,今天也得排队!少废话,排队去!

     今天五个人要把四万斤土地豆运过来,卖出去,队长第一次大发慈悲,每人买了三根大麻花。中午趁床子上没有土豆时轮换着着吃饭。三根麻花,我不太够,小姑娘吃不了,送给我一根儿。看了一眼站在大十字街满是惆怅的男人。说“他确实是咱们镇工商所的,姓朴,人很好,家里人口多,老妈有病,生活挺困难的。”

“那也不行!平时牛逼惯了,又想要脸,又想搞特殊、多买土豆,今天是铁定不行!他要是别要那张脸,多排几回队,这一上午怕是100斤土豆也买到手了。真他妈的牛逼透顶!”

这时,我听到老哈“驾驾”的喊声。知道车来了。我对小姑娘说“准备好,车到了!”就急忙跑过去,迎在现在的基督教堂门前。说“老哈,你让嗤牙吧把车赶过去,你马上去排队,买20斤土豆。送给站着的那个大背头。告诉他别再这里丢人现眼。想多买等我们闸板一上,让他推着小车过来。你记着:别忘了收钱;在角落里藏起两草包,盖严实。”

“那人是谁?这么牛逼!”

“是镇工商所的,正管我们卖菜的,快去吧!磨叽个吊!”

等我回到床子上,南北两侧又各有四五十人的队伍。老哈排在第七、八个。我给他称了二十多斤。看他送给了老朴。老朴点点头不见踪影。

下午不到四点,最后一车土豆卖完了。我上闸板,老哈他们往车上装空草袋子。几个没有买到土豆的,还到里面搂了一眼。我对小姑娘说“老朴来了,紧贴墙根有两草包,你让他拉回去。”

“收钱不?”
   
“你说了算!反正四块钱,收了我们也富不了哪儿去,不收也穷不掉底儿!”

这是我卖菜以来最累、手最疼、最牛逼的一天。其实不是我牛逼,而是土豆牛逼。2007.8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