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点博客

躺着看天下,埋头写文章

 
 
 

日志

 
 

126小说 阿庆嫂的风流逸事(四十七)雨点原创  

2011-07-17 21:20: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祖奶奶80多岁的时候,她送她最宠爱的双胞胎儿子老六刘念祖和老七刘耀祖当了兵。老六是政府征集的,老七是熟人推举的。当年都是19岁。过了9年,老七带着媳妇骑着一红一白两匹马回来探家。老七穿一身灰色的军装,扎着绑腿,穿着圆口黑布鞋,挎着一把驳壳枪,腰里束着皮带,相当英武。媳妇文文静静,穿戴和老七一样,腰里的皮带上挂着一支像猪蹄子一样的小枪。她说话声音清脆、甜润。妈妈、爸爸叫得亲切。老七介绍说,她家在杭州,也是书香门第。他们的婚事,是部队首长介绍并主婚的,参军比我晚几年。现在在延安新华广播电台播音。老七说,他刚当兵那会儿部队叫做红军,是老百姓自己的队伍,官兵平等,生活非常艰苦。它们的头儿叫刘志丹,一直活动在陕北一带。去年,部队归政府统一节制,共同打日本鬼子,现在叫做‘八路军’。果然,两人胳膊的臂章上都有蓝底儿、白圈儿中间有‘八路’两个字。媳妇儿介绍说,老七现在是八路军115师的团长,指挥一千多人。俩人回来没闲着,每天过去一样到各个家居干活。住了五天以后就骑着马回去了。祖奶奶、祖爷爷很高兴,说‘都说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可七儿还是过去的七儿,只是长高了,说话待人更彬彬有礼了,这兵没白当’。

一年后刚入冬的一日上午,乡道来了谁也没有见过的四个轮子的车棚,突突叫唤着进来了村。村里人很奇怪,纷纷看着、议论着。

“这个四四方方的家伙,没有马、牛、驴拉,它自己个儿咋会走呢?真是奇怪啊”

“你懂球甚?人家用得是公羊,藏在棚里面拉!外面看不见。不信咱们打个赌,输了的请哈酒。”

正议论着,那玩意停在刘道远家门口。从一侧的门里下来一个穿黄军装,戴着牛逼帽的小兵,急忙忙绕过车头,打开后门,站在一边恭恭敬敬。从车棚里钻出一个人来。身穿黄呢子军装,一双高腰皮靴踭明瓦亮。戴着黑色的眼镜,胸前的兜上面有许多彩色的道道。脖领两边各有两个金三角。双手戴着雪白的手套。一只手里拿着一根软软的银色小棍儿,轻轻地敲打着手掌。他环视了看热闹的村民,很优雅的挥了挥手,然后站在车门旁,伸出一只手,口里说一句“米斯。丽,到家了,请!”

“从车棚里钻出一个女人。嗲声嗲气地喊道“达令,这鬼路快把俺的腰摇散了架子,哎呀我的妈咪哟!”

看热闹的乡里不仅发出哦、哦的惊讶声。这女人头发蓬松,曲里拐弯,中间有一道亮晶晶的东西把头发分成前后两个部分。上面斜着插了一支紫不溜丢的花,垂到耳朵上边。两个耳垂都有鸡蛋大小的黄圈儿直晃悠。看脸盘,人倒是很俊,很白。两条眉毛弯弯的很细,两只眼睛大大的很亮。周围青不拉唧像是被人打过一样。嘴唇红得吓人。整个脸前面有一层黑色的丝网。身穿水红色衣服和裙子连在一起的短袖衣裳,腰很细。穿白色皮鞋,鞋跟儿细高。只见她把一只戴着白色丝网的手套的手,交给那男人,另一只手抱着一团毛茸茸的玩意儿,俩人并排向院子里走去。女的那扭扭嗒嗒的两步走,又引起一些村民的议论。

“你看人家那腚,那才是正经八百生儿子的腚,多大啊!好家伙,真活泛,两边能扔出去一尺来远,我们家里的要是有这样的腚,可真美死个人儿拉!”

“你们说是老六、还是老七?”

“肯定是老六,老七去年回来过。人家这哥俩,真给老刘家张脸,多气派、多神气!”

“看见没?老六手里拿的软不拉唧那根小棍儿就是赶羊的鞭子!我说这车是坐在里面赶的。说对了吧?

正说着,突突地又过来三个轮子没有棚的车,从车上下来俩兵,背着短枪,端着长枪,一边一个站在老刘家门口。

“我的那个娘唉,!老刘家这不成了衙门了。人家养得这俩儿,真得济!”

还指不定咋样呢,依刘老太太的脾气,老六这次回来这么牛逼兮兮的,不会有啥好果子吃。不信咱们就看着!”

“哎、哎,这个没棚的三轮车,没见有羊拉啊?你小子这回是输定了。”

“是啊,日它个奶奶的,没什么拉的,也没有什么推的,它咋就会跑,邪门!”

 

念祖进了屋拉着90多岁的爹娘高兴地喊着爹娘,急切地说道:“看见二老身体这么结实,我每天悬着的心,算是落体了。过来!丽丽,这是咱爹、咱娘。

女人堆起笑容,扭了几步到老爷爷面前,抱拳蹲身行礼,口中叫道“爹的万福!又对老奶奶重复一遍:“妈咪万福!”二位老人听了这从未听过的贱兮兮的燕声浪调,不约而同地打了个激灵。

念祖又对丽丽说道,“俺家姊妹十一个,娘最喜欢的是我!你在这里就像在你们家一样,需要什么和娘说,别客气!爹!我们回来七个人,爹给安排、安排住的地方。

达令耶,看看咱们的宝贝儿,尿了我一身,真晦气,都是这鬼道路闹得。”说着把那团毛茸茸的玩意儿轻轻地放在地上。那玩意儿汪汪汪的叫了起来,原来是一只小狗。念祖对爹娘说:“别看它这么小,费了我一千大洋。这还是看在我是国军上校团长的份上,卖狗的便宜了三百个大洋。娘啊,中午吃什么啊!

“随意,顺便通知你的哥嫂、姐妹、弟妹都来,你们姊妹坐在一起吃个饭。”老太太的话不温不火。

老六换了一身行头,黑马褂儿、黑礼帽、黄胶鞋。先拉着丽丽给爹娘三叩头,正式参拜。然后就带着一个兵出去了。在村子里转了一圈,最后在大哥家看到圈里有五六只羊,就让士兵捆好背回去立马宰杀。他也转身想走,刚刚走到院子门口,耳边就听“回来!”

“大嫂子,你还有啥事?”

“啥事儿?做生意还这么毛手毛脚的!你算算,一只够吗?

“差不多吧?我看那羊有六七十斤!

“咱们多少人?

“哦,哦!男人垂首思索了一会儿说“是不太足。大嫂子你让大哥再梢一只过去,我走了!大嫂你们也快点过去帮着忙活忙活。”

将近下午一点,刘家的羊汤宴开始了。除老七和远嫁省城的小妹以外,刘氏家族的孙男弟女,全到齐了。屋里装不下,就在院子里支上十张圆桌。中午的日头散发着浓浓的暖意。近百十号大人小孩,静静地坐着,听祖奶奶发话。(待续)2011.7.17.

  评论这张
 
阅读(504)|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