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点博客

躺着看天下,埋头写文章

 
 
 

日志

 
 

013回忆阿珍系列之【记者阿珍】(二)雨点原创  

2011-12-14 21:00: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六晚饭后,差十分钟,我就穿着礼服从黄楼宿舍向约定地点运动。到那儿一看表,还差六分钟七点。手表是上海牌全钢的,是我们编辑部一把手从干校回来休假,知道我还没有手表,立刻操起电话,向省财贸办要了一张手表供应券,娘又支援了100元,自己出20元,我跑了差不多一天,在百货一商店专柜买得。这是我第一次戴上手表.

天空飘着稀疏的鹅毛大雪。还差一分多钟的时候,我看到阿珍穿着一件浅绿色参有红点儿的呢子大衣,从南边款款而来。走到我跟前,瞪着好看的眼睛看了我须臾,说“咱们走着去吧!”于是我俩并肩沿着斯大林大街南行。所谓“并肩”,中间也间隔一尺之遥。那天夜色很静,无风,鹅毛般的雪花时飘时停,地上铺着半尺厚的洁白、松软的“地毯”,在路灯下散发着绿莹莹的光彩。街上人车稀少,气氛极其浪漫,我心极其愉快。我不时地瞥瞥阿珍,看见她总是抿着嘴微笑,模样妩媚。阿珍说她表姐夫文革前就是师大生物系的讲师。

我俩淌着雪粉不紧不慢地走了一个多小时,一直走到工农广场。走进大街左侧一座二层小楼一楼一间亮着灯的办公室,里面有个四十郎当岁的人在看书。他站起来给我和阿珍一人倒了一杯水,示意坐下。他中等个头,身材消瘦,脸色白净,衣着朴素,相当儒雅,不善言辞。当时全国正在响应号召,学习马克思的《哥达纲领批判》。他主要问我的问题就是关于这部原著的背景、内容和意义什么的。真是撞到枪口上了,在学校我就是这篇著作学得最好,有种天随人愿的感觉。于是我就侃侃而谈,其中还谈了个人的一些认识。他和她都听得很专注。他口中不断重复着:“好!好!好!”在这聊了半个多小时,阿珍就站起来告辞。她表姐夫送到门口又一次说了“好!好!”

我俩沿着斯大林大街另一侧往回走。我问:“你姐夫这一晚上基本就说了个“好”字儿,究竟是说我好呢还是说我讲得好?”

“大概是兼而有之吧!”阿珍咯咯地笑道。

期间,她说以后争取到林区出趟差,买个菜墩,家里的菜墩快不行了。之所以要“争取”,是因为阿珍的工作很忙。跑新华印刷厂下稿、看样、校稿、对红、定稿等,都是她的事儿。看来阿珍心很细、很顾家,住家过日子定是把好手。

  我说“我们那儿就是林区,等我回家过年的时候,给你带回来一个”。

“真的?那敢情好了!”

“ 我从不放空炮!”

到吉林省宾馆北面,我们从般若寺东侧大道,回到省商业厅俱乐部西侧阿珍的宿舍。分别的时候她问“累吗?”

“真想再走几个来回,现在浑身是劲儿!”

阿珍又咯咯地笑了。“说以后有的是时间,现在都快12点了”。

我一看表,可不,快1145了。时间过得好快啊。

在冰化雪消、乍暖还寒的3月,一个周六的下午,阿珍来电话约我明天和她一起会回家,让她的爹妈看看。这表明阿珍已经认可了我,就差父母盖章批准了。阿珍的家在长春以南60公里的一个大镇。古代是同情穷人的蒙古族响铃公主安葬的地方,叫公主陵。日本人占领东北不喜欢那个“陵”字儿,改成公主岭,是怀德县城。

我穿着礼服和阿珍到她家的时候还不到10点。阿珍的家是平房,大约是一间半、一头沉。东侧是外屋和厨房比较窄,西屋是一铺炕。阿珍的妈妈约50来岁,一头黑发,绾发髻垂于脑后。她微笑着招呼我进屋。我只是喊了一句“大婶儿”点了点头就走进里屋。屋里三个年轻女人站起来打量我。阿珍介绍说是她三个最要好的同学。她们逐一微笑着与我握手。把关系公开到这种程度,说明阿珍已经是死心塌地了。

头一次到未来的泰山泰水家,我非常拘谨和紧张。只是有问必答,话非常简约。快11点的时候,阿珍的三个同学嘻嘻哈哈地走了,说下午两点半再过来送阿珍。11点半,阿珍和她妈妈开始上菜。她妈妈炖了一只老母鸡。这在东北是丈母娘招待姑爷子的传统菜品。桌上有瓶“新怀德”酒,大概是我带来的。当时新怀德、新德惠、洮南香,是吉林省的三大名酒,价格都在两元以上。此时,我心里进一步充实着希望。1140多,阿珍在农机厂上班的爹回来了。这是个五十多岁中等身材,脸色黑黄的男人,长得不是很俊。我站起来喊了句“大叔下班了!”还破天荒地鞠了一躬。他说“来了?上炕吃饭吧!”为了表现得文雅一点。我吃得很文明,也很少。否则,那只鸡我一个人就可以吃的溜干净。阿珍和阿珍的妈妈分别把鸡大腿夹给了我,我又分别送回他们的碗里,只吃了一个鸡头,两只鸡爪子,酒一口没动。不到一小时午餐结束了。阿珍的爸爸着急去上班,只对我说了句:“上炕躺着睡一觉,车来了再出去也赶趟!”

下午两点多,阿珍的女同学来了五个,个个都很亮丽,春风满面。我们在屋里眼看着绿色的客车自西而东开进了站。我和阿珍才出北门站在列车跟前,它刚好停稳。阿珍很习惯没有站台,飞身上车。我则很笨拙,加之腿短,觉得很吃力。就见阿珍在车上伸过我盼望已久的手。我急忙握住,她使劲儿一拽,把我拽进了车厢。阿珍的五个同学在车底下鼓掌欢呼。这是我和阿珍相识半年来第一次握手。阿珍的手温暖有力,我的心啊,如春花怒放。(待续)2007.8

  评论这张
 
阅读(356)| 评论(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