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点博客

躺着看天下,埋头写文章

 
 
 

日志

 
 

007 回忆 阿珍系列之【南河村的阿珍】(一)雨点原创  

2011-11-16 22:23: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河村,1972年时叫北京市顺义县李桥人民公社(对外又是中波友好公社)南河生产大队。这是个具有赵、田、刘、魏、张五个姓、五个队的大村。大队的主要干部和队干部两年论一姓,无需动员选举,姓氏内部推举,到时自动上下,非常省事。四月初,我们八个人和一个老师到这里进行基本路线教育。支部书记是高大刘姓四五十岁的男子。他说,“明年我就到期,该换田姓的人掌权了”。所以每天在大队部接接电话、打打扑克,很是悠闲。

我与北京地区的一个绰号叫“土耳其”学生在一队。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宣传中共中央{1971}24号文件精神,批判林彪集团。我们一队有个95岁的老阿珍,独自生活。能够从几米深的井里拔起一水筲水走780米单手拎回家。她耳朵有点背。我们到她屋里去看,墙上还挂着“四个伟大”的手迹和肖像。问她:知道林彪事件吗?她大声地问“什么?皮胶?不晓得什么皮胶啊”。
        我们这个队,有两个年轻阿珍比较出众。一个是19岁的赵阿珍,体态阿娜、年轻美丽,性格活泼,是大队的出纳员,特别喜欢听我讲大草原上的奇闻异事,每每开怀大笑。她的哥哥叫赵德芳,是杨成武的警卫员,为人极其精干,文革中因受牵连,被从8341部队清理回村,是村里的手扶拖拉机手。她的老娘很慈祥,总是笑眯眯的

这个村我总结有三大怪:第一是饮食习惯非常怪,常年吃两顿饭。东北也有的地方一天吃两顿。但那基本是冬季“猫冬”的时候,一般是上午9点到下午3点前后;这儿则是早8点和晚8点。主要喝玉米小碴子粥。第二是常年喝茶水,不然水即使烧开了,喝着也有一种怪怪的味儿道。第三是与孩子对话习惯省略主语。进点的第三天,我听房东田华和他的媳妇儿对他们四岁的女儿说“找妈去”、“找爸去”!东北人在这种场合那个“你”字儿是不能省略的,或者说“你找妈去”或者是“找你爸去”。

我们进点五天多了,吃派饭也是天天是喝这种粥、这种茶。一天在赵阿珍家吃了白面烙饼卷鸡蛋。以后像是传染了一样,连续10天都吃这种饭。

直到一天在刘阿珍家吃饭后才换样。她是年25岁,生得唇红齿白,脸色红润,苗条标致,娉婷玉立,稳温尔雅,担任村的多种职务:大队团支部书记、大队会计和公社信用社驻村信贷员。似乎是唯一无需按姓氏轮换的大队主要干部。阿珍家就她与母亲两人。在她家吃饭那天,她不像其他的阿珍那样“女人不上桌”。在她家吃得是韭菜鸡蛋馅的饺子。从此以后我们又连续吃了十几天的饺子。
       这个刘阿珍与我交往比较多。她知道我上学前也是大队团支部书记,所以每次大队团支部活动都邀请我参加。我给他们讲了两次团课。我第一次讲的时候,看到那么多年轻的阿珍盯着,很紧张。腿肚子的筋,转啊、转的转了几次总算没有转得很疼。事后,阿珍说我讲话像放机关枪,太快!听不出个数。我说,紧张啊!我还觉得慢呢!第二次她就比较满意了。我还和30多名男女青年晚上骑着自行车到10里以外别的村里去看了一次朝鲜的电影:《摘苹果的时候》和《南江村的妇女》,回来还参加了阿珍组织的影评活动。所以与其他队的阿珍也混得很熟,给她们30多人起了还算是比较好听的外号。别人招呼不应,我招呼都愉快地答应。甚至有的阿珍还主动问:“我叫什么”?
       我们撤点后的8月份,刘阿珍来了封信,说她已经被村里推荐去北京师范学院上学,问我有什么需要的东西,她报到时梢去。我寻思一阵,说需要一斤多棉花给棉衣服增厚。几天后,接到她在北京打来的电话,让我去她们学校取棉花。还反复告诉:是北京师范学院,不是北京师范大学。幸亏她的告诉。不然我还真的跑到北太平庄北京电影制片厂附近去了呢。两所学校还真是东辕西辙。北京师范学院在军事博物馆以东。我沿着颐和园外的运河向南步行了约10公里。她在学校门卫等候。我取了棉花,感到非常惊奇,从未见如此好的棉花,虽然不是雪白,但是其纤维却像羊毛一样。我执意要给钱,她执意不要。她还邀请我去她们寝室看看。我说,“算了吧,别给你增添不必要的麻烦。”她莞尔一笑,不再坚持。她们的学校今年开始招生,因此教材不充足。她问我有什么教材没有。我回答:“明天你去我们学校挑选”!心想,我也溜你一把,并告诉她我走的路径。
       第二天午休时,阿珍到了,根本就没有溜着她,她是骑着一辆坤车来的。选了政治经济学,哲学史和辨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国际共运史和语言基础知识等。大概有156本。我的教材由于多数都没有看,所以像新的一样。我又领她到曾经在点上的另一个同学那里搜罗了十多本。阿珍高高兴兴地走了。以后她来过几次电话,再以后就渺无音讯。估计已经年满25岁的阿珍已经找到了心仪的对象,不便与我们交往。2007.6.

  评论这张
 
阅读(366)| 评论(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